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节 去罗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无论坐着或是躺着,总在发笑,天空中不时发出的响雷也不能破坏她的心情。一想到就快回现代了,怎能不高兴呢?让普劳图斯先行回罗马告知赵弄潮他们的计划,然后自己与爸爸悄悄离开军营,现在汉尼拔整天被那群吵着要去罗马的家伙烦着,根本不会留意到她的动向。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玉婷小姐,汉尼拔将军召见。”听起来是卫兵的声音。



    突然接到传召的命令把王玉婷吓了一跳,她立刻从床榻上跳起来。在这个时候汉尼拔该不会是叫她去作战吧?如果是这样,她必须想方设法拒绝任务。



    进入将军的营房,情况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看见了父亲也被召来了,王重阳向她使眼色,很无奈。更使她吓住的是本应该离开军营的普劳图斯居然也在这儿。王玉婷的脑中闪过无数想法,最大的可能是她的计划被截获了。



    “你找我有事吗?”王玉婷问。她的双眼直盯着汉尼拔手里的东西——那一定是她写给赵弄潮的信。但庆幸的是那封信以汉字写成,汉尼拔不可能读懂。



    汉尼拔放下手里的东西,介绍说:“这位是普劳图斯先生,有名的戏作家和诗人,其实你们已经很熟悉了,用不着我来介绍。普劳图斯先生每次来到我的军营我都知道,不过由于公务繁忙,没有机会相见。”



    普劳图斯只能歉意地微笑。王玉婷看向父亲,王重阳也只有眼神信息,不敢开口,气氛很古怪。王玉婷真想掐死普劳图斯,这个家伙一定将他知道的全招了。



    “哈斯德鲁巴写给我的来信中时常提到一个外国人,他是西庇阿的顾问,这个人总能在关键时刻破坏掉我们的策略。普劳图斯先生告诉我,你与他是同学,而且关系非常亲密,是这样吗?”汉尼拔缓缓说。



    王玉婷以带着笑容的沉默来回应,她心乱如麻,反复琢磨着汉尼拔究竟知道到了什么程度。王重阳不断向她挤眉弄眼,王玉婷看着心里更急。那是什么意思?父亲的意图她完全不懂。是坦白,还是什么也别承认?



    “听说你想去罗马?是去投奔你的情人吗?”汉尼拔更直白地问。



    王玉婷心里一下抓紧了。“罗马就快完了!我去罗马做什么?”她拍胸脯表示,“就算要去罗马,也是带着军队进去!”



    她一开口,汉尼拔并未表示出态度,王重阳与普劳图斯抢先露出大失所望的神情。



    “汉尼拔将军,请您明白地告诉她吧!”普劳图斯像是有话被憋了许久,现在终于可以说话了。



    “小女孩经不住吓,别吓她了!你的口气仿佛在指责她投敌叛国。”王重阳更是大笑起来。



    只有王玉婷仍没弄清状况,左瞧右看,这三人都在取笑她。



    “你自己看吧!”汉尼拔把手边的信递给了她。



    这应该是那封她写给赵弄潮的中文停信,但王玉婷接过信时却大吃一惊,满篇希腊字母,她完全估计错了。“这是……”她抬头看向另三人,想弄懂怎么回事。



    这封信是赵弄潮写给汉尼拔的。信很长,赵弄潮主动告知了他与王玉婷的关系,恳请汉尼拔不要为难他们。



    “他很有胆量。”汉尼拔评价说,“这封信是用为保住你们的性命。他早就预测到你们的私下联络不可能瞒过我,因此留下这封信为你们辩护,同时也让我知道,有个人了解我的一切行动,那个人就是他。用词很谦虚,却让人感到顾虑。他写下这封信时已经料定了我不会杀你们,尽管你们企图逃走是死罪。处罚你们会给自己留下一个可怕的死敌,他没有使用一个威胁的词汇,可含意就是这样。”



    “你也有被威胁的时候?”王玉婷眨着眼睛仔细观察。汉尼拔看上去更像个对新鲜事物发生兴趣的大孩子。



    “我对这个人很有兴趣。听说他的年纪与你差不多,以这样的年纪铺佐一位前执政官,周旋于罗马人、迦太基人、伊比利亚人之间,应该拥有怎样的聪明才智?你去见见他吧!”



    王玉婷不敢相信地看着汉尼拔。



    “你真是太宽宏大量了!”王重阳几乎要拍手叫好。很显然他早知道了结果,汉尼拔已经与他谈过了,他与普劳图斯都没有紧张感。



    “为什么?”王玉婷认为绝没有这么容易的事。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企图从我这里逃走了,不是吗?”汉尼拔反问她。



    王玉婷沉默,的确是这样,她从前就曾想逃走过,那次也是为了去见赵弄潮。



    “我满足你的愿望,否则你是不会死心的。但是顺便替我完成一些任务。”



    王玉婷很泄气,果然没这么容易。



    “没问题。你托付的事我们一定完成。”王重阳高兴地答复,似乎他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



    王玉婷瞪了眼父亲,连是什么事也不明白就答应了,怎么行?“是什么事?”



    “很容易。你们去罗马时为我留意罗马人的情况。虽然已经从俘虏中选出了三人派往罗马,但是他们不可能反馈更详细的信息。”汉尼拔看着王玉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虽然我们赢得了一次大胜利,但不能因此认为罗马人没有反抗的力量了。我想知道罗马人的真实想法,他们想要议和,或是继续战斗。也问问你那位聪明朋友的看法,留心观察元老院的动向,以及平民的舆论。”



    “一点也不容易!”王玉婷皱忧虑大叫。“我们需要发誓吗?无论是否完成任务,都必须回来,就像被派往罗马的三名俘虏那样。”



    汉尼拔笑了,他对着普劳图斯说:“欧里庇得斯有句诗很适合她。那句诗怎么说?‘嘴上起了誓,心里没有起誓’。”他转向王玉婷,“如果你不回来了,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指责你。但你得想想,与你一定战斗过的兄弟们会怎样怀念你。你们什么时候启程?”



    “越快越好!”王重阳很高兴,一口答应下来。



    三人告退了。王重阳推着王玉婷去收拾东西。以为事情败露了,会遇上大难,没想到赵弄潮早已有了防备,一封信解决了麻烦。不过信里究竟写了什么让人好奇,那封信看起来很长,不仅讲述了王玉婷与赵弄潮的关系。普劳图斯也不知道具体内容,那是封密信,直到汉尼拔看到前,没有拆封。



    从将军的营房里出来后,王玉婷一直闷闷不乐。



    “赵弄潮的信里写了什么?在你到达之前,我看见汉尼拔对着那封信发愁。”王重阳边收拾边问。王玉婷是第二个看见信件内容的人。



    提起信,王玉婷更加显得不开心。她说:“赵弄潮在信里说迦太基注定会失败,而且还举出了许多理由。你说汉尼拔会怎么想?他说赵弄潮了解他,证明汉尼拔承同那些理由。”



    王玉婷收拾行李没精打彩,她突然扔掉包袱,“我不去罗马了!”



    “怎么了?这是个机会,汉尼拔竟然会允许我们离开……是你自己说的,一去不回!”



    “我像那种人吗?‘嘴上起了誓,心里没有起誓’?”她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其实她心里真正在意的是这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360直播吧  小说阅读  188直播吧  龙珠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体育  笔趣阁  法甲直播  欧冠直播  英超直播  法甲直播  世界杯  泡泡直播  亚冠直播  比分直播  龙珠直播  360直播吧  英超直播  188直播吧  比分直播  世界杯  泡泡直播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  欧洲杯直播  欧冠直播  足球直播吧  亚冠直播  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