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七十六节 坎尼 东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马执政官!有种就站出来!”王玉婷挥剑在混乱的战场中大喊。



    瓦罗执政官在战斗开始没多久后便退到了后边,由卫兵层层保护着。他实在是个不善于在战场中挥砍杀敌的人,他听见了王玉婷的叫嚣,不敢回应,却做出一副冷静指挥官不理会敌人挑衅的模样。



    执政官透过晃动的人影可以见到那个女人,她的紫色面纱使她在灰头土脸的士兵中很突出。他咒骂费边当初逮住她时为什么没立刻将她乱箭射死,留下了这么个祸害。曾经勇敢的士兵,现在成为她马蹄下尸体的已经数不过来了。



    虽然在战场上砍下罗马执政官那颗高贵的脑袋是件无限痛快的事,但王玉婷的目的不仅仅如此,她依然没忘记佩戴着白围巾的人,她没发现这个人,也没有人告诉她发现了这样的人。高傲的大骂后,依旧不忘焦急地张望,很难想象赵弄潮在战场中的生存时间能有多长。



    尽管看不见,可赵弄潮能感觉到王玉婷就在前面,前方充满了残忍与混乱,他没有胆量冲上去,也无法冲上去,他需要一个时机。



    迦太基的骑兵很勇猛,他们敏捷地在罗马人的队列间穿插,瓦罗指挥的军队从一开始便占不到上风,右翼不断往后退。相比较下,罗马军左翼的顽强让小汉诺的形势不容乐观。



    “汉诺阁下,我们需要增援!”协助的副将大声建议。



    小汉诺吃力地咬牙,看了眼战场中央。汉尼拔的身影在沙尘弥漫的战场中很模糊,只能看到绣出图案的白色斗篷。“不需要!我能战胜塞维利阿!我下过保证,能胜任这个位子!”



    “可是不能打败罗马人的骑兵整个计划就……”



    “我说不需要就是不需要!”小汉诺倔强地怒吼。他怒视前方,瞪住了塞维利阿的军旗。



    那面军旗突然改变了方向,像是要离开战场。



    “其余人留下,第一到第五骑兵队跟我来!”塞维利阿大吼。



    瓦罗的传令兵传来执政官的消息,瓦罗执政官请求支援他所在的右翼,如果没有援军右翼即将崩溃了。左翼的情况稳定,正好可以派小许人过去,塞维利阿将左翼的指挥交给副将,调头奔向右翼。



    太阳已逼近天顶,阳光已具有夏日特有的毒辣,可是无人感到热,因为战场的温度早已高于了阳光。没人察觉从早上起便开始吹拂的风变大了,卷起了更多尘土,人们只以为这些尘土是他们紊乱的脚步扬起的。



    后备军的加入让罗马人锐不可挡,迦太基人中央的阵列凹陷下去,那些高卢人实在够软弱,此前还有抵抗,现在连战斗意志也没了,罗马人几乎无阻力地前进。



    赵弄潮面向风吹来的方向,海边吹来的风拉扯着绑在头盔上的白色围巾,围巾如大海上泛着泡沫的波浪般翻滚。过一会儿风将会更大,他思索着,他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耳旁搅出一丝凉风,发着银光的尖锐物体停在了眼前,赵弄潮的思索突然变成了惊吓,那一刻他感到心脏停歇了。廷达鲁斯徒手抓住了飞向赵弄潮的投枪,调转枪头扎入冲向他们的努米底亚人的胸膛。



    廷达鲁斯迅捷地跳下马,俯身砍断冲来的敌人战马的前腿,战马惨叫着向前扑倒,连同马背上的骑手一起摔在地上,他还未来得及反应,鲜血已从他的颈项处喷出。



    赵弄潮看得目瞪口呆,仿佛被廷达鲁斯砍断脖子的人是他自己,那些血喷溅在了他的身上。他空握着反出白光的利刃,那上面除了手心中渗出的汗液外什么也没沾上。



    另一侧也闪过了努米底亚人的黑色身影,赵弄潮惊慌地看过去,这个努米底亚人完全有机会把他置于死地,可他没有动手,目光扫过赵弄潮的头顶,转身往回跑,像是急着去报告一项发现。



    努米底亚人突然发出惨叫,一支投枪从背心穿透他的身体,他摔下马,死了。



    扔出投枪的人是廷达鲁斯,神殿卫兵敏捷地翻上马背,他不会冲入前面的战场,只在赵弄潮身边战斗。赵弄潮向他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猜想这个面无表情的士兵在得知他参与战斗的真实目的后,会不会毫无犹豫地砍下他的头。



    狂风突然刮起,来自大海的风吹起眩目的沙尘,军旗上的锦带被拉得笔直,与地面平行飞舞。逆风而站的人在这一刻全部捂住了眼睛,尘土灌入眼中,双眼无法睁开了。战场中的情况像是停顿了半秒,仅是这半秒,逆着风的一方便有无数人倒下。



    现在就是机会,赵弄潮松开捂住双眼的手,狠踢马肚,逆风奔向前方。大风一起,局势将逆转,罗马人将全面败退。他等的就是败退的时机,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冲到前面去,与王玉婷会面。



    眼角处闪过白色影子,像一缕烟随风飘散了。这个不引人注意的影子却引导起了赵弄潮的惊觉,他勒住缰绳,另一只手摸向头盔,目光追寻那道白影。



    赵弄潮差点叫喊出来,大风吹跑了绑在头盔上的围巾,白色的布条在半空中翻滚,被风吹去了远方。



    沙尘弥漫的远处现出了模糊人影,塞维利阿的军旗反射着阳光,光芒透过如雾的尘埃在远处闪现。塞维利阿率领的骑兵队赶来增援了,而围巾飘向了他们。



    “巴克尔,你投得真远!”士兵称赞身旁的战士投枪掷得远。



    巴克尔满足地微笑,不过没什么值得得意的,因为顺风增加了推动力,不仅巴克尔如此,每一位掷出投枪的迦太基士兵都感到省力许多。相反,来自罗马的攻击却少多了,大风压制住了他们的攻势,他们看不见敌人,躲不开敌人的武器,而自己的武器投射准确度大大下降。甚至彼此互相冲撞,在视线不清的情况下,战马与战马撞在一起,罗马人自己撞上己方的人,军队的秩序大乱了。



    大风没有影响到迦太基人的视线,王玉婷越来越满意战势的进展。当时在亚得里亚海边遇上大风时她便想到利用这股第天中午必刮的东风,汉尼拔与她想到了一块,立刻下令将军营搬去了靠近海的上风处,这样后到的罗马人不得不在下风处扎营,并在战斗中面对大海,处于逆风位置。汉尼拔将战斗拖延至八、九点钟才开始,也是为了等待这股劲风。



    王玉婷顿觉得凉快许多了,瓦罗的军队即将崩溃,她已胜券在握。唯一令她操心的是她仍然没有发现赵弄潮的踪影,也没有任何部下向她报告发现了佩戴白围巾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法甲直播  足球体育  比分直播  360直播吧  足球直播  世界杯  泡泡直播  欧洲杯直播  小说阅读  法甲直播  足球直播  泡泡直播  笔趣阁  欧冠直播  亚冠直播  世界杯  足球直播吧  龙珠直播  足球体育  360直播吧  龙珠直播  欧冠直播  188直播吧  欧洲杯直播  亚冠直播  188直播吧  英超直播  比分直播  足球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