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四十九节 妒妇(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碗打碎的声音在清最格外响亮。赵弄潮被这声噪音惊醒,模糊的意识支配眼睛,看向窗户,天已经大亮了,阳光划过窗棂,射入屋中。昨夜看书晚了点,奴隶们知道他睡得晚,因此也没有叫醒他。



    接着听见了女奴们的吵闹声,声音很混乱,但依然可以听出是为了刚才被打碎的碗的事。赵弄潮走出门,在庭院里用餐。那些女奴们仍在争吵,尽管不知道有什么事值得花费唇舌,想来也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女人生活太无聊,吵架已成了她们人生的调料。



    宅院里的奴隶们进进出出,比平日忙了许多,今天有客人到访。两天前收到鲍鲁斯家的信件,暂住鲍鲁斯家族庄园的科尼利娅将到罗马躲避战祸。算日子,她今天就会到。



    赵弄潮听说过科尼利娅其人。她出生于没落贵族家庭,因为很小的时候与西庇阿家订下了婚约,所以她父亲为她取了个西庇阿家女性使用的名字“科尼利娅”。这个女孩命运不济,父母相继去逝后,叔叔霸占了财产,将她赶了出去。没有去处的科尼利娅只能投奔西庇阿家,老西庇阿是个正直守信的人,并没有因她的落魄而撕毁婚约,视她为亲生女儿。科尼利娅很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她想长久地留在西庇阿家,但这位小姐却有一个致命伤——她的婚约对象普布利乌斯对她毫无好感。赵弄潮从那些多嘴的女奴那里听到了许多他们不和的故事,老庇阿多次催促儿子与科尼利娅举行婚礼,但普布利乌斯总是有办法让婚礼延期。



    争吵的女奴们嘟嘟囔囔地出了厨房。管家听见了她们的争吵,把她们全叫了出来。



    “是潘菲娜打碎了碗!”



    “没错!就是潘菲娜!”



    “我也看见了,是她!”



    女奴们在管家面前安静不到一分钟,又吵了起来。她们指着同一个人,个个说得像是亲眼看见那位叫潘菲娜的姑娘摔碎了碗。



    “她是故意的!”更有人挑拨说,“潘菲娜根本不希望科尼利娅小姐到罗马。她做梦都想成为女主人!”



    “你给我闭嘴!”潘菲娜还击,“你们平时就忌妒我!现在更是用恶毒的语言污蔑我!你们这些贱人,为什么朱庇特的闪电没落到你们头顶呢?但愿有一天他滑了手!”



    潘菲娜的话惹来了女奴们的震惊和愤怒,女奴们回应她那近似诅咒的话,各自开口骂了起来。“姑娘们。姑娘们。”管家不得不说话镇住场面。



    赵弄潮如同看戏般旁观她们的争吵。潘菲娜以容貌而论在这群女奴中算是不错了,但她因为获得了西庇阿家小主人的喜爱而变得高傲,不再将她的同伴们放在眼里。如果她能怀上主人的孩子,就能获得自由;如果生出儿子,并且孩子的身份得到父亲承认,这个孩子就是西庇阿家的继承人。不过这一切仅建立在如果上,潘菲娜忘记了现状,她为自己树下了太多敌人。



    “我不追究是谁打碎了碗,这件事就当没发生,你们现在停止争吵,科尼利娅小姐就快到了,都给我小心点!另外鲍鲁斯元老的女儿阿米利娅小姐会在这里吃晚饭。如果谁给我找事,六百鞭子等着她!”管家凶狠地训下话。



    这是意料中的话。赵弄潮喝下温水,面包有些干。如果换作别的日子,这些争吵的女奴没有一个能逃过惩罚,但今天不一样,管家不想生事。有奴隶跑进院子,说科尼利娅小姐的马车已经进城了。赵弄潮立刻停止了早餐,西庇阿家的女眷要进宅院,他应该回避一会儿。



    科尼利娅长什么样,赵弄潮不感兴趣。没有男主人的正式介绍,他也不能随便拜访女眷,不过出门时看到了个背影。褐色卷发的小姐应该就是科尼利娅,因为头发的特征与女奴们的描述很像,不过一位陪同她的小姐却让赵弄潮吃了惊,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居然把她当作了王玉婷,她们的背影很像。



    赵弄潮确定自己认错了人。今天西庇阿家的宅院会忙上一整天,他决定去陈志的住处打扰,等到晚上或第二天再回来。



    阿米利娅只在西庇阿家小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她要回罗马的房屋与父亲和弟弟相聚,但晚上会再来拜访科尼利娅,作为客人与朋友聚餐。



    阿米利娅走后,科尼利娅把女奴们招集到她的面前,这是她每到一处西庇阿家的屋院必做的事。女奴们一量在她面前聚齐,她的贴身侍女和奶妈便扮演着积极的爪牙角色,她们会冲进女奴的房间,彻底搜查房里的每个角落,她们通常能找出些贵重物品或漂亮的小玩意儿让科尼利娅过目。科尼利娅并不贪图这些小东西,但她会仔细检查,假如她怀疑某件东西曾经为她的未婚夫所有,那么拥有它的女奴就会遭殃。因此女奴们很愤怒,却又害怕她。



    科尼利娅松了口气,这次她没有发现可疑物品。女奴中也有人松了口气。



    但疑心不会就此终止。科尼利娅把目光投向了女奴,她观察她们的容貌和身体,如果某位女奴稍有姿色,她将会对其重点提防,甚至第二天就会叫来奴隶贩子把那名女奴弄走。这一次她发现了一位漂亮女奴,多看了几眼,想下命令,不过又想了想,把话咽下去了。可能觉得这个女奴还不够漂亮,不够让她的未婚夫动心。



    细心盘查后,生活可能恢复正常了。科尼利娅的饮食起居由女奴们照料,她通常长居内室,如大多数贵族少女般极少外出,只通过信任的几名侍女向她传达外面发生的事。



    潘菲娜并不乐意从事洗碗的工作,她讨厌将双手浸泡在油腻的水里,这样会使她的手苍老很快。平时她会将这个工作扔给其他女奴,但今天不行了,科尼利娅为她的朋友举行了个小型宴会,女奴们都很忙,她只能自己洗碗。有一个小奴隶,还是个小女孩,负责将她洗好的碗叠放一起,搬进厨柜。



    “哗啦”一声,叠好的碗摔在地上全碎了。潘菲娜被这声巨响惊吓到了,她看向小女孩,女孩的脚边全是碎片。小孩自己也被吓着了,知道自己闯了祸,泪水盈满眼眶快要哭出来了。其他人听见响动,急忙聚向厨房。



    “瞧你干的好事!”潘菲娜冲着小女孩大吼,“早上的碗也一定是你打碎的,害我白白挨骂!”



    小女孩虽然快哭了,可也十分机灵,“是潘菲娜自己没洗干净,上边还有油,我当然会手滑!”



    “你还敢顶嘴!你打碎了碗,还怨我?”潘菲娜没想到一个小孩也会与她对着干,气愤的她用力掐向女孩胳膊上的嫩肉。



    小女孩大叫起来。其他人连忙阻止,拉开了潘菲娜,纷纷指责她自己打碎了碗,竟然拿小孩出气。“你们在干什么?小姐在叫你们,快点过去!”管家在门外对厨房里的女奴大喊。看见这群爱惹事的女人又聚在一起,他也担心真会出点事。女奴们,包括那名小女孩在内立刻跑向小姐所在的房间。潘菲娜把洗碗巾扔进水里,她没有跟去,回自己房间了。



    科尼利娅与好友用完晚餐,想玩点游戏助兴,因此把女奴全叫了来。门外的奴隶送来游戏道具,作为男性奴隶,他不能随意进入,必须由女奴将东西送进去。小女孩站在门口偷偷抹眼泪,即使在奴隶中她的地位也算很低的,因此只能站门口。她接过道具,跑进屋里。



    科尼利娅没在意,从女孩手中取过东西,但细心的阿米利娅却发现了小女孩红肿的眼睛。



    “你哭过,还是得了病?”阿米利娅问。



    小女孩吓到了,不敢说话。



    “小姐,是潘菲娜打了她。下手真狠,对一个小孩子……”这时,女奴之中立刻有人告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比分直播  欧冠直播  泡泡直播  足球直播  英超直播  龙珠直播  笔趣阁  法甲直播  足球直播  足球直播吧  足球体育  小说阅读  世界杯  欧冠直播  比分直播  188直播吧  360直播吧  亚冠直播  法甲直播  龙珠直播  足球直播吧  小说阅读  足球体育  欧洲杯直播  泡泡直播  欧洲杯直播  英超直播  360直播吧  亚冠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