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八十三节 宣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是第一个登上萨干坦坚固城墙的勇士?”主持集会的军官站在高台上,用带着煽动性的口吻对着台下的如大海般无际的人群高喊。



    “是小阿基里斯!”立刻有士兵回应他的高喊。“是小阿基里斯!”更多的士兵回应了他。



    “小阿基里斯?”军官小声嘀咕,这明显不是真名,只是个绰号,不过这位军官显然多次主持过类似集会,他很快把声音抛向了人群,“那么请这么勇士站出来吧!我们的小阿基里斯,你就像阿基里斯一样勇猛!”



    士兵们也相互张望起来,他们要把这个人从人群中找出来。



    萨干坦城陷落后,围城的数万军队撤回了新迦太基。雇佣兵们卖掉了洗劫来的战利品,发了笔小财,高兴之余被召集起来,参与庆祝胜利的集会。大会中必不可少的一项程序就是对在战争中立功的人给予表彰。



    “这个世界上有人害怕承认犯下的罪恶,因为他们不愿接受惩罚。怎么可能有人竟连功绩也害怕承认呢?难道奖赏是令人恐惧的怪物吗?”主持军官见到呼唤的人迟迟没有出现,鼓励地大喊。



    陈志沉默于人群中,他知道台上的军官在呼唤自己,但他始终不愿走出人群中。他的身边,队友们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往外推,陈志婉拒他们的好意,用力定住脚,不能被他们推出去了。



    “小阿基里斯在这儿!”欧卡斯扯开嗓门大喊。



    四周的视线全被他的喊声吸引过来,全集中在了陈志身上。陈志突然被这么多人注视,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他感到脚下一空,队友们趁着他分神的空当,把他举了起来。陈志坐上他们的肩头,这下高高在上的他吸引住更多目光,包括台上的各级军官也向他投来了好奇与探究。



    “给我们的英雄让路!”欧卡斯继续用他的大嗓门喊叫,他跑在最前面,推开了前方挡路的士兵。在他的叫嚷下,士兵们自动让开了,密集的人群里出现了一条缝隙,直通主席台。



    陈志被推揉着,腼腆地走了上去,他看了一眼将军们,立刻把目光回避了。



    汉尼拔来到他面前,迦太基的将军从侍者手里接过一面圆形木盾,双手捧住它,递给陈志。“你的勇敢无畏应该得到奖赏,我以薄礼酬谢我的勇士。”



    陈志从将军手中双手接过木盾,它比普通木盾沉重,他低下头,发现盾里还放着一只小布袋,口袋鼓胀,冒出无数小凸起,有硬物顶着布袋。陈志立刻鞠躬,在欢呼声中退下主席台。



    队友们立刻围住了他,有人从盾里抓出小布袋,解开袋口的细绳,闪光的银币立刻滑出口袋,叮叮当当地掉进盾里和地上。惊嘘声又起,这里足足有一百枚银币。



    “谁是为我们打开城门,将我们引向胜利之路的勇士?”主持军官的喊声又起。



    “小阿基里斯!”士兵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小阿基里斯,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回来吧!”军官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陈志。



    陈志没想到会被再次点出名字,他愣了愣,第二次被推了上去。



    汉尼拔捧着绑着小布袋的长矛,走近陈志,“我的薄礼无法表达对你的感激,请接受第二次馈赠。”



    军队沸腾了,同一人两次接受功勋是非常少见的状况,更何况陈志的武技与品德在军中时常受到称赞,今天之后,他的声名会更加远播。



    主持军官镇定了人们的亢奋情绪,继续集会内容,“谁是在战斗中不顾安危,拯救同伴性命的英雄?”



    这次士兵们喊出了不同名字,并且不止一人。



    “小阿基里斯!”远远的有人呼喊。



    军官们听到了喊声,不由得面面相觑,开始小声议论了。



    主持军官回头征求汉尼拔的意见。年轻的将军回答说,“只有嫌人罪孽深重,没有嫌人功绩卓越的道理。把有提到名字的人全请来吧!所有人都将得到奖赏。”



    “小阿基里斯!小阿基里斯!”



    人们一遍遍地呼喊陈志的绰号。陈志第三次登台,他的面容中没有什么笑容,只是平淡地接过奖励。



    怀揣着来到古代后得到的第一笔财富,陈志到集市里选了几件衣服,买了最好的酒与点心,进入他从未踏入过的金铺,订了一对金手镯,交付订金后,立刻去了城外雇佣兵家属的营地。



    他来到熟悉的帐篷里,可是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他只好放下礼物往小河边寻找。



    河畔,洗衣的妇女沿着河岸长长的一字排开。她们蹲在石块之上,面向河水,用力敲打浸泡流动水中的衣物,女人们一边干活,一边闲聊,交流着琐碎小事。



    陈志而对她们的背影,找寻着他想见到的人。要在上百女人中找到她其实并不难,陈志很快发现了线索。河边站着一位没干活的少女,她不仅自己不干活,还要影响别人干活,她对着身边的另两位女人不停地夸夸其谈。陈志认识她,被停职的女统兵官整日无事可做,四处找寻她认识的人聊天。不过陈志要找的人并不是她,而是被她影响的两个女人中年轻的那位。



    “海伦娜。”陈志轻轻呼唤。



    洗衣的少女听见了呼唤,立刻停下劳作。她转身看见了少年的身影,笑容泛上她美丽的素面,眼里闪出了泪光。湿透的两手在衣裙上擦干了水气,她奔跑过去,扑进了陈志怀里。“我听说打仗死了很多人……”



    “我没事……”陈志抱住了她。



    桑德拉看着一对年轻的恋人,仿佛她也跟着回到了少女时代,羡慕地微笑起来。王玉婷则是沉默地盯着相拥的两人,不冷不热的眼神平静地注视了一会儿,她哼了一声,把脸转向另一边。



    对于平民们来说,战争结束了,分离的亲人又可以团聚,在和煦风光中亲密相拥。不过对于另一群人来说,萨干坦战争的结束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罗马元老昆图斯·费边·马克西姆第二次拜访迦太基议会。上一次,他率领青年随从团作了不温不火的访问,进行了场无关紧要的谈判。这次,他没有带上穿着红边托加的小青年,跟随他的人换成了元老院里的同僚,毕竟这是场非同寻常的谈判。



    迦太基两大议会——元老议会、一百零四人议会,数百名议员全部到场。议长汉诺更是揪住花白胡须,烦恼地坐上主持的位置。对面坐着客人费边元老,汉诺年轻时已经认识他了,他们参加过上一次迦太基与罗马的大战,互为敌人。现在两人都老了,早已经脱下戎装,坐上各自祖国的元老宝座,受后辈尊敬。



    “我为你们重复一遍。汉尼拔不仅对罗马的盟友发动战争,更加破坏了我们与贵国的和约,你们必须把汉尼拔交给我们处理,如果你们不愿意交出他,那么只能代表你们愿意自己承担一切责任。”使节团中的一名元老厉声对迦太基的议员们提醒。



    议员议论纷纷,罗马使节的态度蛮横,要求更是无理。



    汉诺议长缓慢地回应说:“我们的将军如果犯了错,也应该由迦太基的议会处理。如果你们有证据表明他是由罗马议会任命的,我们愿意交出他。汉尼拔真的做出有损罗马的事,你们可以向迦太基议会控告,我们会仔细调查的。”



    迦太基的议员们发出嘘声,让议事厅中占少数的罗马使节们感到被敌人所包围。



    “可怜的迦太基人,你们维护汉尼拔还不是害怕他的军队。”罗马元老小声对同僚说。



    “汉尼拔的军队攻陷萨干坦城是得到认可的。”迦太基的议员中有人向罗马人叫嚣。



    使节团里不少人被这句话震动了,他们纷纷离开座椅,站了起来。



    使团团长费边摆了摆手,让他的同僚们坐回席位。他站起来,一手兜住宽袍底襟,使其形成兜状。元老缓慢地来到迦太基最重要的几名议员面前,另一只手指着兜里,微笑着说:“迦太基人啊!我这里给你们带来了礼物——和平或者战争,你们可以选择其中任何一个。”



    汉诺根本没有注视费边元老,回答说,“我们不会选择,随你高兴给吧!”



    费边元老甩开了袍襟,“我送给你们战争!”



    迦太基的议员惊叹了,立刻愤怒起来。他们同声地高喊:“我们接受战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世界杯  360直播吧  小说阅读  龙珠直播  188直播吧  泡泡直播  英超直播  法甲直播  法甲直播  360直播吧  欧冠直播  笔趣阁  足球直播吧  泡泡直播  龙珠直播  英超直播  足球直播吧  世界杯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  欧洲杯直播  足球体育  足球体育  足球直播  欧冠直播  188直播吧  比分直播  比分直播  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