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八十节 未来的敌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马使团的谈判没有进展,汉尼拔坚持认为自己没有违反协约,他有权独立处理萨干坦的种种相关事务,相反他甚至告诫罗马人,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才违反协约的行为。谈判无法再继续了,年迈的费边感到与这位年轻的将军谈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汉尼拔早已决定战斗到底,要阻止战争,只有另想办法。因此费边元老打算离开新迦太基,去迦太基与元老议会的政客们谈谈,只有同追求利益的人坐在一起,才能讨价还价。



    费边微皱着浓眉,读着手中的著作。这里有许多希腊文的书籍,是罗马不曾见得到的,费边吩咐招待的人找来了好几大卷。他之所以会皱眉,不是因为作者的文笔不如人意,而是对引进这些著作的人发出感叹和忧虑。



    他接触过不少迦太基人,大部分是年纪与他差不多的议员,这些人固执、保守、抗拒外来事物,但自从这次出使遇上汉尼拔,印象就慢慢改变了。他是迦太基年轻一代的表率,思维活跃,稳重干练,更重要的是他积极吸收外来文化,把优秀的事物使用到能用上的地方,这些是老一辈迦太基人不具备的,仅看在他治理下,欣欣向荣的新迦太基城,就可以预见迦太基的未来。然而这一切对罗马却是不利的。



    “你们认为汉尼拔是个怎么样的人?”费边元老放下卷轴,问向同在房间里的罗马青年们。



    这群元老的儿子大多是刚成年的孩子,他们穿着镶红边的托加,跟随着长者学习处理事务、应付各国说客,为将来正式踏上仕途积累经验。费边也时常向他们提问,试探他们中谁最有潜力成为罗马的伟人。



    梅特卢斯并不是最有智慧的,却是相当活跃的一位,他具有一定号召力,随从团里的大半青年愿意跟随他的意见。“他只是个自大狂妄的家伙而已。”梅特卢斯第一个回答,“你们请看看那晚宴会的排场,还有巴尔卡家宛如宫殿的豪华宅院,那些奢侈的装饰品,他哪里有军人的传统?只不过与其余迦太基人一样,享受着腐朽、糜烂的生活。罗马不用担心这个人。你们记得那晚普布利乌斯多看了他身边的女军官两眼时,他的忌妒眼神吗?就像有人借走他的翡翠,还来的是石头!一位将军竟然把女人安排进军队里,他有什么样的企图,是男人的,心里都明白。”



    青年们笑了,宴会中出现的女军官本来带给人的是惊诧,现在却成了笑话。但是仍有两个人没有附和他们的笑声。



    费边元老没有笑,他看着另一位没有发笑的人,普布利乌斯坐在他们旁边,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讨论。费边不喜欢这个卷发小子,他总是与同龄的青年格格不入,更重要的是他与罗马人的思想格格不入。在罗马城里,费边就已经听说过这个科尼利乌斯氏族的小崽子的丑闻,年轻贵族间流传着他的风流韵事,听闻他时常与平民阶层的损友进出妓院,流连于舞娘扭动的腰腹,家族里漂亮的女奴没有没进过他的卧室的,或许传闻难免夸张,但这些正好是一位传统的罗马人所厌恶的。更让费边生气的是普布利乌斯在宴会上的言论,他竟然暗示自己要做青春与权力兼具的罗马人,这是挑战罗马的传统与法律,是每一个正直的罗马公民坚决抵制的邪恶思想。



    “普布利乌斯,你怎么想?不要发呆得像尊雕像,你应该参与进同伴们的讨论中。”费边很想知道这个狂妄的臭小子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想法。



    普布利乌斯抬起头,回答说:“汉尼拔是位非常优秀的人。”他突然顿了顿,若有所思地沉默了。



    费边等着他继续,但却听不到下文了,“还有呢?”



    “没有了,‘优秀’已经代表了一切。”普布利乌斯看了看屋顶的彩绘,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我认为汉尼拔身边的女军官也是位不简单的人。”



    “亲爱的普布利乌斯,我们已经全知道你看上了那个小婊子。”梅特卢斯带头嘲笑。



    费边元老挥手制止了他们的笑声,他愿意听卷发青年给这个近乎荒诞的想法做出解释。



    普布利乌斯白了梅特卢斯一眼,接着说:“首先我并不认可她与汉尼拔的关系。如果汉尼拔需要女人,决不会向容貌与身材全不出众的小女孩伸手,更不会把她安插进军队里。一个女人能破除传统,进入男人的世界,本身就已经代表了她拥有与男人竞争的实力,这种实力不仅是内在的本领,更有来自外部的支持,只有具备了内在的本领,才能获得外部支持,而能使一名女人成为军官,这种‘支持’一定相当强大,所以我们不能小看她。”



    费边元老点了点头,尽管他不喜欢这个放荡的小子,却不得不承认他是随从团里最有见地的青年,“那么你认为谁有可能是罗马最强的敌手呢?”



    “汉尼拔。”



    “不是你的小婊子吗?”



    眼见对头得到元老肯定,梅特卢斯不服气地想打乱对话,不过他的捣乱是无效的,费边与普布利乌斯专注于交谈。



    “为什么不是你看好的女军官呢?”费边元老故意疑问。



    普布利乌斯叹了声气,他讨厌元老的明知故问。“我打听到那名女军官早已经被停职了,但是她为什么仍然受邀出席宴会呢?有可能是汉尼拔故意让她出现在我们面前,误导我们对他产生类似梅特卢斯那样的想法,让我们轻视他,把防范对象转移到别处。而另一个可能就是他没有放弃这位停职的军官,他能启用女人,本身就是极大胸襟的体现,说不定他现在正与女军官一起评价我们,讨论我们中有谁会成为迦太基的威胁。第三种可能就是两种情况都有。”



    “无论属于哪种情况,都是厉害的角色。”元老再次点了点头。这次他有了些感叹,“普布利乌斯,你很聪明。但假如你的言行能更像位高尚的罗马公民,那么你就是罗马的福星了,否则就是祸害。”



    普布利乌斯低下了头,没有理会费边的评价。



    而与罗马使节团讨论迦太基人的同时,巴尔卡家的豪宅里,汉尼拔同样与军官们讨论着罗马人。罗马使团即将离开了,汉尼拔叫来与他们有接触的所有军官,倾听他们的意见。



    “费边绝对值得我们小心。虽然他老了,不过身体很好,未来如果与罗马发生战争,我们很可能会与他遭遇。他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和沉稳个性,以及丰富的经验。”马哈巴尔的看法代表着相当一部分人的意见。



    马戈也同样应和着说,“马哈巴尔的话没有错,那个老头儿看起来似乎很和蔼,可是笑容掩饰不了罗马人的凶残。”



    军官们把讨论焦点集中到元老费边身上。王玉婷沉默着,对于那位元老,她没有新鲜看法,只能听别人去说。



    “你有什么看法吗?聪明的女统兵官。”



    汉尼拔的提问让没有准备的她有些措手不及,“你问我?”她看着长官,不太相信地问,其实心里在寻找着答案。“是的,这里除了你还有谁是女统兵官呢?你是外国人,我需要第三方的意见。”汉尼拔请求她回答。



    王玉婷想了想,说出了心底的看法,“其实我的意见与大家差不多,但是你们忘记了一个人。那个卷头发的年轻人非常特别,他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有领袖潜力。”



    不少军官在她的提醒下也留意到了这个人,他们也承认,那晚最引人注意的人中,有他的名额。但是,一个刚成年的年轻人怎么也不可能与费边这样的元老相提并论。



    “你是说科尼利乌斯氏族的普布利乌斯?我还不知道他属于哪一个家族呢!”只有汉尼拔仍记得他的名字,“他的确是位特别的罗马人,特别是那段简短的言论,真是胆大又放肆。如果不是说笑,而是真实想法,真不知道他怀着的是野心,还是雄心?或许二十年后他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物。”



    “哥哥,请不要为不起眼的小角色担心。过多操心对你的身体不好。”马戈更担心的是兄长的伤势,他已经知道汉尼拔在萨干坦城下被暗箭射中的事。



    汉尼拔抚上胸口,“已经没有大碍了,过段时间我将再去一趟萨干坦。马哈巴尔,到时新迦太基的事务依然由你处理。”



    “遵命,将军。我预祝您归来时满载丰富的战利品。”马哈巴尔恭敬地行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亚冠直播  欧洲杯直播  欧冠直播  360直播吧  足球体育  比分直播  亚冠直播  小说阅读  泡泡直播  188直播吧  足球直播  龙珠直播  法甲直播  龙珠直播  法甲直播  欧冠直播  足球直播吧  世界杯  足球体育  比分直播  足球直播  英超直播  小说阅读  泡泡直播  188直播吧  360直播吧  笔趣阁  欧洲杯直播  英超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