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十四节 升官或是发财(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树林远方移动着来来回回的小人影,王玉婷假意观察着那些在营地中忙碌的人,心中思考着怎么应付,她的心里已经略微有了答案,就看迦太基的将军会怎样问话了。



    她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望着远方出神,不过迦太基的青年将领从没这样认为过,他那双褐色眼睛似乎能洞悉所有人的内心世界,他知道这个女孩不可能在这样的状况下还能发呆,他更知道她的父亲已经给了她提示,故作走神的外表下有一颗不断思索着的心。因此,他不打算唤回“走神”的女孩,而是直截与她对话。



    “你一次比一次让我惊奇。第一次遇见你时,我以为你只是被无辜卷进凶案的小女孩,一个与父亲、兄弟旅行的孩子。在此之前,我很难想象天真无邪的少女竟拥有奥德修斯的诡计。我已经了解到了你在战斗中的表现,出人意料,却又令人满意。”汉尼拔首先夸奖了对方几句。



    在经历了上次对话的先褒后贬之后,王玉婷对他的夸奖已不那么想入非非、得意忘形了。她只是露着接受夸奖的微笑,不说一句话,心里猜想汉尼拔又将怎样批评,他又能找出什么毛病。



    不过汉尼拔接下来的话不仅不是批评,反而使她大吃一惊。“我非常满意你在这场战斗中的扮演的角色。适时地引导了胜利,而且没有夺走将军的光彩,虽然你的风头最劲,但却把胜利者的最终殊荣留给了两位将军,非常正确。这样你就不会因功劳过大,而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注意了。”迦太基的将军接着赞扬下去。



    王玉婷依然没说话,事实上她并不是为了避免树大招风而有意错过了最大荣誉,只是为了贪图一个功劳才中途离开了战场。这个看上去无所不知的迦太基将军不可能不明白她的真实意图,上一次硬是把她的胜利曲解为失败,这次竟反了过来,把中途离开战场的大意给了个合理解释。王玉婷更加不明白他的企图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为防止再次被牵着鼻子走,她主动提问,让他有什么就快说。



    汉尼拔见到她的直截,也没了继续拐弯抹角的兴趣,十分干脆地说:“请小姐来,只是为了谈件事。”



    王玉婷不自觉地咽下口唾沫。要当官,还是要发财的问题终于到了。



    汉尼拔放缓语速,似乎担心她这个外国人听不清。“这场与卡彼坦尼亚暴动部落的战争本来是我们迦太基人自己的事,小姐你伸出援手,帮助我们取得胜利,身为为国效力的迦太将领,我对你表示感激。为了感谢你在战争中的贡献,我将代表国家给你一笔金钱,另外我允许你的父亲退役,并为你们父女安置住处。你大可以放心,巴尔卡家出手绝不吝啬。你认为怎么样呢?”



    汉尼拔的话令王玉婷意外,他根本没提官职的事,只有让她“发财”的奖励而已。不过她并不失望,金钱也是她渴求的。唯一的顾虑就是汉尼拔的用意是什么?她可是有把柄握在他手上的人,他会这么慷慨?有可能是以此使她从公众视线消失,然后让她这个假信使真正的“消失”掉,因此王玉婷没有马上答应。



    “除了金钱,还有别的奖赏吗?”她试探地问。



    “你不喜欢拥有大笔财富,与父亲幸福地生活吗?”汉尼拔反问。他的目光直入王玉婷眼里,就像看到了眼球最里层的内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揭发你,拆穿元老议会假特使的身份。相反,我会维护你的这个身份,不会让你受到损伤。与其提防我,还不如留意吉斯科,因为那封密信被巴尔西德党得到的关系,他非常希望特使是个冒牌货。”



    王玉婷眨着眼睛,不太明白最后这句话的意思。



    汉尼拔补充说:“还不明白吗?如果使者是冒充的,密信也就没有可信度了,吉斯科与议员们的威胁将完全消除。女首领能在战场上看清敌人,也请你在另一个战场上分清敌友。现在,我们有共同敌人。”



    “你是说,让我们合作?你想利用我除掉对手?”王玉婷直截了当地说出自以为是的理解。



    她的猜测惹来汉尼拔的笑意,将军随即否定了她,“尊敬的使者小姐,别太高估自己了,不是合作,你还没有与我合作的实力。”



    “我有!”王玉婷不服地大叫起来。她想接着说下去,但后面的话语被汉尼拔打断了。



    “你是说部落联军吗?”汉尼拔的笑意更浓,“没用的。首先,那并不是效忠你的军队;其次,你并不是部落首领。而且你领导的军队已经解散了。战争结束了,他们将回到各自部落中,与家人团聚,听从他们的部落领袖的命令,而不是你。你的实力根本不真实。”



    王玉婷没了话语。她其实早就知道,安巴利敬重英狄比利斯甚于她,莫里将回到部落接任酋长,其余从各部落聚集一堂的人们也将返回各自的家园,他们不可能与她长久在一起。



    汉尼拔紧接着收回笑容,认真地对王玉婷说:“不用担心,暂时隐藏自己是适时宜的战术。这也是为你着想,你已经引起议员们的注意了,需要回避一下,而以后你将拥有女性无法想象的地位和权力,我可以向你保证。”



    王玉婷不屑地哼出一声。树林外的马蹄声打扰了两人的交谈,有人骑马靠近了这片林子。林子里的三个人,王玉婷与汉尼拔,以及隐藏着的王重阳同时透过树杆间的空隙把目光移向树林外。



    哈斯德鲁巴骑着马,缓慢地在树林外游走。他看到王玉婷突然神秘地离开,所以跟了过来,但她与那个带走她的男子进入树林后就没了踪影。哈斯德鲁巴因此徘徊了一阵,希望能找到他们,或者能听见意想不到的秘密。



    树林里传出枯叶被挤压的沙沙异响,树杆间出现了一对人影,一男一女从里边走了出来。年轻的女孩他认识,刚刚离去的女首领王玉婷就是她,而另一名男子……



    哈斯德鲁巴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他跨坐在马背上,竟一时忘了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将军的卫兵们跳下坐骑,向走出树林的金发男子齐刷刷敬礼。哈斯德鲁巴这才反应过来,如果不是一位卫兵提醒他,他此时仍呆坐在马背上,他几乎是从马上跌下来的。



    “哥哥……”哈斯德鲁巴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人是谁,他拖着虚弱的脚步,扑倒在那人身上,直到抱住他,他才相信这是真实的。“哥哥!你总算来了!”



    “塞叶尼死了,吉斯科干的,所有知道内情的卡彼坦尼亚人都被他灭了口。现在我们怎么办?已经没有可提供证词的证人了,我们要怎样指挥他们?”哈斯德鲁巴急着向他的兄长汇报他遇上的难题。



    汉尼拔完全没有着难的神情流露出来,甚至对这件事有些漠不关心。“意料之中。”他低语出一声短句。接着大声对他的弟弟说:“哈斯德鲁巴,你应该自己想想我们该怎么办?我需要你的意见。”



    “可是,哥哥……”哈斯德鲁巴明显感到了汉尼拔对他的不满,他立刻闭嘴了。



    “走吧!现在我要去你的军营。”汉尼拔注视前方,但话是对着身后的哈斯德鲁巴说的。哈斯德鲁巴立刻露出喜悦,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他正需要能压制吉斯科,主持大局的人。



    汉尼拔迈出几步后,突然转身面对王玉婷。王玉婷一直注意着重逢的兄弟俩的一举一动,虽然她不明白他们对话内容所指的具体事件,但一定与阴谋脱不了关系。



    “明天的酋长会议,也请女首领务必出席。”汉尼拔向她发出邀请。



    王玉婷没有马上答应,但也没有拒绝。



    “还有,请当心吉斯科。”汉尼拔再次提醒。



    “我知道谁好谁坏!”王玉婷有些不以为然地大吼。



    汉尼拔也没再继续多说,默默地与哈斯德鲁巴及卫兵们离开了。



    王玉婷依旧注视着他们,直至他们消失在视线中。王重阳此时也从树林里窜了出来。“这次麻烦了。”他叹出口气,“本以为选择了金钱就可以脱身,但汉尼拔的意图似乎是要你为他效力。”



    “也好。如果他真给我钱,我还不敢要呢!我就知道,我们了解太多事,他不会轻易放我们走的。”王玉婷看着营地忙碌着的小黑点,她有些茫然。未来越来越是个未知数,更何况大部分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比分直播  360直播吧  足球体育  欧洲杯直播  世界杯  龙珠直播  小说阅读  欧冠直播  笔趣阁  法甲直播  188直播吧  亚冠直播  比分直播  泡泡直播  法甲直播  亚冠直播  足球直播吧  英超直播  188直播吧  世界杯  欧冠直播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  足球直播  英超直播  泡泡直播  360直播吧  足球直播吧  龙珠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