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二节 晚风 如血的残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再次登上山顶时,远处的景象令王玉婷震惊,滚滚浓烟在地平线附近翻滚,黑色烟柱张牙舞爪地爬向天空,远方一片金黄,斜阳的耀眼光芒映射天边,使人见不到烟雾下的骇人腥红。



    “村子着火了!”王玉婷呼喊起来。



    谁都猜得出那些烟是怎么回事,桑东一定对村子发起了攻击。



    “快走!我回去!”安巴利跨上马背急呼。马队立刻风驰电掣地急行于平坦旷野之上。



    热闹的村庄被死寂的冷清笼罩着,见不到早晨争相观看放风筝的人群,更听不见人心惶惶如临大敌的惊慌脚步声,甚至连敌人也无影无踪了,桑东的两千骑兵已经撤走,或更准确地说是失望而归,只给村子留下寂静的傍晚迎接黑暗。



    王玉婷跳下马,与众人一起走进村子。不少房屋已经倒塌,烧成黑色的立柱如同剪影般贴于黄昏中,有房屋仍在继续燃烧着,木料炸裂的“劈叭”声不绝于耳。有人扑倒在屋前,乌色浓血从胸口下渗出,血液大部分浸入泥土,把黄色泥土染成很深的褚石色。他已经气绝身亡,安巴利摸着冰冷的脖子,摇头。村里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人,他们以各种姿势沉睡,表情痛苦,一定发了噩梦。有的怀里抱着孩子,母亲惊恐地睁大双眼,害怕她的孩子受到伤害。王玉婷注视着一位母亲,她将孩子的脸埋入胸脯,不让他见到血与火的世界,她的背部露着血印,与孩子背上的血迹连成直线,一柄利器贯穿了母子俩。王玉婷咬住手指,不敢眨眼,死去的小孩让她更加担心尼米。尼米去哪儿了?



    桑东的作法使男子们都感到厌恶。他不仅屠杀了部落所有成年男性,连妇女与小孩也不肯放过,两部落间并没有深仇大恨,赶尽杀绝太过分了。



    王玉婷奔向酋长的大屋子,可那里已经倒塌。“尼米-—”她呼喊两声,没得到回音,立刻跑向别处。



    “找到卡曼首领了!”安巴利大声呼叫。四处寻找幸存者的人们被他的声音召唤,迅速向声音发源地集中。王玉婷行动在前面,她看见有人躺在安巴利身旁,干枯的手里还握着拐杖。那是位老者的身体,应该是尼米的爷爷没错。



    安巴利忽然跃起蹲下的身体,用高大的身躯拦下冲上前的王玉婷。王玉婷想绕过他,看清酋长,但安巴利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过去。王玉婷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这么做,她的视线被挡住,可她仍从晃动的身体边沿挤过视线,看到了少许安巴利身后被挡住的情况。地上躺着的身体的确是尼米的爷爷――部落首领卡曼酋长。可也只有身体而已,老酋长的头已不知去向,鲜血从敞开的颈部喷出,溅洒上周围清晨新发出的翠绿新草,它们凝固后更像是故意泼出的一滩污水。创口断而很不整齐,凹凸不平的切面上还挂着未断的碎肉,颈骨突出肌肉,白色在一片红壤中央挺醒目的。老人握着拐杖的那只手仍可见到在皮下隆起的筋脉,而另一只手看不太清,五根手指似乎抠进泥土里,紧握住潮湿松软的沙石。



    “你们在干什么?快把小姐带走!”



    赶来的人听从安巴利的意思,将王玉婷拖离尸体附近。他想要保护女孩,可她已经看到了。王玉婷假装没看见,呼吸却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尸体,并不是第一次看见飞溅的人血,甚至曾无数次叫嚣过要砍下某某人的人头,可如今,那根曝露体外的骨头就是让她感到恶心。她甚至感到自己的身体也与地面的尸首一般渐渐丧失温度了。



    被人劝至别处,王玉婷也不愿再回头一看究竟。斜照的阳光很亮,却又那么冰冷,右手抚上左臂,手掌与臂膀都是冰凉的,就算搓揉也无法取暖。她独自站立在村庄一角,西斜的光芒打在她的脸上,柔和的风从山那边吹来,吹起被光芒染成金色的直发,她逆着风,往前缓缓迈步,没有目的,只是孤单的游走。



    脚并不愿意离开地面太远,即使脚跟离开地面,脚尖也会舍不得地擦过泥土。鞋子踢到硬物,那东西立刻咕噜咕噜地滚向路边,听声音应该不是石头。王玉婷下意识地注视被踢走的物体,玩具人偶躺在路边,像具尸体。她熟悉这个木刻娃娃,拾起它,没有上漆的玩具露着天然的树木的纹路,弯曲流畅的深色线条一层层爬满木偶表面,手感很光滑,只有拥有它的主人不断抚摸它才能有如此舒服的触感。这是尼米的娃娃,只有尼米才这样爱护她的玩具。



    这是尼米的玩具!王玉婷忽然站起身,她向四周张望,尼米的玩具在这儿,那么她本人……



    “尼米-—”



    “尼米——”



    声音传遍房屋废墟,除了火焰吞噬木材的声音,依然没有回音。王玉婷开始在废墟中寻找,她查看发现玩具处的每具尸体,在倒塌的房屋废料间搜索。



    “尼米……”等待回答的喊声终于在一间木屋前颤抖起来。东倒西歪堆砌的房子木桩间,垮掉的屋顶下露着只小手,而这间屋子是她曾住过的那座。王玉婷跳进横躺的柱子空隙,拼命挪动压住小身躯的圆木。“快来帮忙啊!”她大声呼救。听到喊声的人们迅速行动起来。



    当尼米从倒塌的房屋下被拖出来时,已满脸是血,凝固的表情无论怎样呼喊也没有变化。孩子的身下压着些杂物,薄木条与牛皮是用剩下的风筝材料,孩子保护着它们,屋子倒塌时甚至不惜用柔弱的身躯阻挡倾倒的立柱。王玉婷一遍遍地呼喊她的名字,尼米总算睁开了眼睛,像个美梦中的孩子,因为被吵醒而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她的第一眼看见王玉婷,脸上立刻浮现出甜美的微笑,“姐姐,你回来了……”她的声音消耗着仅存的几缕气息。



    “见到……迦太基的将军了吗?”



    王玉婷咬住嘴唇,回答不上。“见到了。”安巴利替她做出回答。



    “太好了,姐姐可以回家了。”



    王玉婷只是点头。



    女孩忽然笑得很有力,“呵呵呵”的笑声就像健康人一般。她向王玉婷要求:“姐姐,能再为尼米做‘那个’吗?”她看着地上的风筝材料。



    王玉婷还是点头。



    找到几节细线,王玉婷亲手将木条绑起来。落日天空中的光线暗淡了许多,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视觉,她的视线早已被从眼底涌出的热流扭曲,风筝骨架只能凭手的触感完成。



    尼米枕着喜欢的红鼻子叔叔的膝盖,面朝夕阳,红彤彤西坠的太阳很可爱,它就像……它就像……尼米改变视线,望着抱住她的安巴利——就像安巴利叔叔的鼻子。如果有颜料,她画里的太阳一定会着上一模一样的色彩。落日前的最后残辉把血迹印成桔红色,加鲁拭去女孩身上的那些有颜色的液体,却又有新的不断流出。



    “做好了!”王玉婷欣喜地捧住风筝,活像完成了项伟大发明。虽然木条固定得不算牢靠,连接间有轻微松动;虽然牛皮也没有完全紧粘骨架,随时会有飞起一角的危险;虽然尾巴长度不一定按照比例,飞上高空时会翻筋斗,可是她毕竟完成了,由她自己第一次独立完成。尼米的眼睛仍能看见她,她仍然能对她笑。



    “我想看它飞……”尼米的声音已非常微弱。她的微笑充满童真与希望。



    “好的,马上飞……马上就能飞。”



    “谁有线?”



    她寻找线团,没有收获。山风吹过头顶,风势很好,既使此时放手,没有线牵引的风筝自己也能飞起来吧!



    尼米伸出双手,王玉婷把刚做好的风筝递进她的手里。小手轻握住边沿,她害怕用力,也没有力气了。“真漂亮。”抚摸过粗糙的牛皮表面,发出轻叹。她把它高举,挡住西方的红日,假想它在天空中翱翔,驱赶天边的云彩。



    “好想……好想和它一起飞……飞到……飞到……”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是黄昏,阳光还是如此灼眼呢?她渐渐闭上眼睛,不让刺眼的光辉伤害到清澈的双眸。举着风筝的手臂伴着未完的话语垂下,风筝落下,盖上了小女孩的胸膛。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如此多的热液在眼眶里打转。王玉婷感到快要包容不住它们了,它们映着太阳仅剩的光辉闪烁出流星般的光彩。



    “尼米会见到她的爸爸妈妈,对吧?”王玉婷抱着木偶,迎着血红的天空发呆。



    身旁的安巴利听见她的发问,却又沉默不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世界杯  比分直播  小说阅读  泡泡直播  足球体育  比分直播  360直播吧  欧冠直播  足球直播  龙珠直播  亚冠直播  世界杯  足球直播吧  足球体育  小说阅读  亚冠直播  笔趣阁  法甲直播  英超直播  足球直播  360直播吧  龙珠直播  欧洲杯直播  英超直播  欧洲杯直播  188直播吧  泡泡直播  足球直播吧  法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