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强开后庭(上)

  司徒瑾闻言羞不可仰,加上被他撞得阵阵痉挛娇颤,哪里好意思回答他的问题,只能咬紧银牙,不让自己在无边的快乐中发出令人羞耻的呻吟。

  张霈似乎是天生的性爱机器,他不知疲倦的高速运转着,加大两人身体间的压力,坚硬灼热的欲望不再整个回退,而是紧紧贴在司徒瑾光滑柔润的娇嫩花蕊上,更加狂猛地在她那赤裸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

  “嗯嗯……啊……唔……唔唔……”司徒瑾欢呻艳吟着,她黛眉微皱、秀眸轻合,终于不堪他的淫邪玩弄、挑逗刺激,娇俏的瑶鼻忍不住娇哼出起来。

  此时的张霈,耳闻胯下这千娇百媚的成熟**含春娇啼,顿时如闻仙乐,心神一荡,不由得加重在她娇小、紧窄异常的进出的力道。

  随着他越来越重地在司徒瑾相窄小的私密羞处内进出,成熟**那久旷的娇小紧窄的沟壑幽谷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淫滑湿濡万分,嫩滑的在坚硬灼热的欲望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

  张霈越来越用力的动着,也将司徒瑾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提高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嗯……”司徒瑾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含春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

  她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耐、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张霈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他腰身用力向前一挺,将灼热欲望向司徒瑾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私密深处狠狠一顶。

  正沉溺于欲海情焰中的成熟**司徒瑾被张霈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他那坚硬灼热的欲望深深地冲进自已玉体的极深处,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花芯上一触即退。

  “啊……”只见司徒瑾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

  她只感觉到,私密羞处的花芯被撞击,引发她花房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娇腻点生出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司徒瑾迷乱地用手猛张霈的虎背,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痉挛似地抓进他肌肉里,而成熟艳丽的美**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他的双腿。

  张霈得意地低头一看,只见身下这千娇百媚的司徒瑾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WwW.XiaoShuo530.com

  在司徒瑾雪白平滑的小腹和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只见成熟**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隙缝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洩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潮水,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流去。

  羞郝难堪的静默中,一股更令人难忍难耐的空虚、酸痒随着她胴体痉挛的逐渐止息而又从张霈那灼热欲望刚刚退出的花房深处花芯中传到她全身,司徒瑾迷乱而不解地张开她那妩媚多情的大眼睛,似无奈、似哀怨地望着那正在自己雪白的玉体上**蹂躏的男人。

  张霈抬头看见她那秋水般的动人美眸,正凝望着自己,欲涩还羞,似在埋怨他怎么这个关键时候撤军,又似在无助而又娇羞地期盼他快点故地重游。

  在现在这个不上不下,悬在半空的时候,即使张霈想要抽身而退,怕是司徒瑾也不会答应。

  一阵淫邪的笑声中,张霈很快为身下的成熟美妇变换了体位,他将司徒瑾翻转身,把她摆成跪伏的姿势。

  “陈夫人,想我进来吗?”张霈仔细地看着高高翘起的浑圆雪臀,用力地将雪白肥美的臀瓣分开来,暴露出深藏在臀沟间的桃园。

  “不,不要,你……你不要叫我陈夫人……”司徒瑾娇羞万般,也不知道是叫张霈不要进来,还是让他不要叫自己陈夫人。

  “那我就叫你张夫人好了,哈哈哈……”张霈邪邪一笑,那肆无忌惮的声音怕是大半个韩府也能听见。

  司徒瑾慌了,她不知道这个恶人为何这般放肆,他这般叫嚣不是想要把所有的人都引过来吗?

  本来有人来救自己,她心里应该高兴才是,可是自己现在羞耻的样子怎么能够见人呢!司徒瑾泣声哀求道:“求求你,你小……小声些……莫把外人引来了……”

  “那你叫我一声好哥哥。”张霈眼中闪过戏谑之色,司徒瑾垂首不语,心中颇为踌躇,这羞煞人的话她是万万叫不出口的。

  “怎么?不愿意吗?”张霈一只手不轻不重的在她的雪白肥美的美乳上拍了一下,道:“你不叫我可要大声喊人了?”

  司徒瑾美眸溢出迷离水雾,芳心又羞又急,低声唤了一声:“好,好哥哥……”

  “叫的好,叫的好……”张霈见司徒瑾终于屈服,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伸到她美乳上的大手用力揉搓了起来,“夫人别怕,就连你女儿都听不见声音,何况是屋子外面的人。”

  不等司徒瑾想明白,张霈腰身一挺,坚硬灼热的欲望进入了成熟**的私密羞处,并毫不犹豫地用力向她沟壑幽谷的深处挺进。

  “啊……”成熟艳丽的美**司徒瑾一声羞赧地娇啼,他真切的感觉到身后男人又大又硬的坚硬欲望已经整个进入了自己娇小紧窄的私密羞处,彷彿久旱逢甘露一样,她一丝不挂、美丽雪白的玉体在他身下一阵愉悦难捺的蠕动、轻颤……

  司徒瑾芳心娇羞地发现,这旧地重游的淫邪之徒那地方似乎又变得大了一圈,更加充实,更加涨满自己娇小的。

  她情难自禁地、娇羞怯怯而又本能地微分玉腿,似在担心自己那天生紧小的蓬门难容巨物,又似在对那旧地重游的侵入者表示欢迎,并鼓励着张霈能够继续深入。

  司徒瑾那妩媚多情的秋水般的大眼睛无神地望着张霈,放纵体会着他的欲望在她体内的蠕动、深入。

  她发觉自己的下身越来越湿润、濡滑,随着张霈越来越狂野的深入,坚硬灼热的欲望抵触到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上面。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司徒瑾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下身一阵不能自制的火热收缩、紧夹。

  司徒瑾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喷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啊……”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销魂娇啼,司徒瑾脑中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攀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巔峰。

  司徒瑾虽然高潮了,可是张霈却仍然欲望高涨,他继续挺动着腰身,强烈的刺激使得她的手已经不堪身体的重荷了,她藕臂趴在床上,把臻首靠在藕臂上,浑圆雪白的美臀翘得更高了。

  她胸前那对由于正处于哺育期而显得异常丰满硕大的**压在床上,白晰圆浑充满弹性的臀部高高的翘起,看得张霈邪念大起,他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中指探进她那臀部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那朵娇嫩的菊蕾。

  “啊……不,不要……”司徒瑾娇呼一声,面红耳赤,芳心怦怦狂跳,好脏,好羞人,他怎么能碰那个地方?那个从来不曾让任何男人包括自己的丈夫都没有侵犯过的地方。

  娇嫩菊蕾被张霈用修长纤细的手指挑逗着,羞愧难当的司徒瑾再次挣扎起来,她一边泣声哀求着,希望打动身后恶魔般的男人能够放过自己,一边扭动着雪白肥美的翘臀,闪躲着他的侵犯。

  但是张霈却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哀求,继续用手拨开她那丰厚的股沟,粉红如小菊花的娇嫩就在他的面前露了出来,她那粉红的嫩肉还在不断的开合蠕动着。

  张霈把坚硬灼热的欲望从她的私密羞处退了出来,俯身埋头,将脸埋在她的雪臀上,用舌头舔吻了起来。

  司徒瑾是第一次给男人玩这样的地方,张霈的舌头舔着她的美臀,而手指亵玩着娇嫩菊蕾的时候,她的娇躯不禁轻轻颤抖起来,那刺激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而心里也不又自主地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淫秽感,使得她都刺激得忘记了身体的扭动。

  张霈修长的手指不老实地挑逗着湿淋淋的蓬门,舌头同时转向她的花蕾上攻击起来。

  司徒瑾被他舔得玉体阵阵颤抖,那种又酥又麻又痒的奇异感觉就像一万只蚂蚁在啃噬她的身体,实在是难以忍受。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淫邪的笑容,他用手引导着自己那坚硬粗壮的灼热欲望对准她的娇嫩紧窄的菊门狠狠顶了进去。

  司徒瑾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当张霈的下身撞上自己的后庭时,也知道自己他想要干什么了,于是她奋起余力,做着垂死的挣扎。

  她将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左摇右摆地闪避着,奈何被张霈用手指强行撑开她那两片紧闭着的臀缝,然后腰部用力,向前一挺。

  娇嫩菊门处传来的巨大痛楚将司徒瑾从呆楞中惊醒过来,古代人并没有所谓的后庭的贞洁这种说法,但是被夫君以外的人进入,不管怎么说都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司徒瑾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那撕裂般疼痛的感觉伴着那屈辱的感觉使她的眼泪如珍珠般的落了下来。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小说书网为你提供最快的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更新,第六十章免费阅读。
友情链接:188直播吧  龙珠直播  比分直播  英超直播  足球直播吧  188直播吧  欧洲杯直播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  世界杯  足球直播吧  比分直播  亚冠直播  足球直播  法甲直播  亚冠直播  龙珠直播  360直播吧  360直播吧  足球体育  欧冠直播  世界杯  泡泡直播  小说阅读  小说阅读  泡泡直播  英超直播  法甲直播  足球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