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那件被乳汁湿润粘稠的亵衣紧紧包裹着自己胸前那对高耸饱满,鼓胀浑圆的酥胸嫩乳,带给司徒瑾一种肿胀胀的异样感觉。

  亵衣自十二岁开始便天天穿在身上,没曾落下一天,可是这种湿透亵衣紧紧贴在身上感觉却从来没有感受过,心里有些怪怪的,那种似凉似热的感觉从敏感娇嫩的冰肌雪肤上传来,令司徒瑾感觉好象被人把身体箍挤在一个封闭的套子里。

  当司徒瑾迈进房门时,丰腴修长的雪白美腿蓦地一软,娇躯软绵绵的差点跌坐在地上。

  听见女儿的哭声,司徒瑾急忙关上房门,脱下外衣,只穿着红色亵衣,将燥热滚烫的丰腴圆润的女体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一种舒爽解脱的快感让她不由得深吸了口气。

  从小床中抱起女儿,坐在自己的床榻上,司徒瑾解开亵衣的细绳,露出娇嫩殷红的蓓蕾喂到女儿口中。

  司徒瑾可以说是封建社会标问准的美**,知书达理,秀丽端庄,待人接物自然大方,对方公公婆婆谦逊有礼,服侍丈夫妥妥当当,身材因为刚刚生育过的关系,如今显得很丰满有致,丰乳肥臀,肌肤白皙细嫩,柔软滑腻,妙不可言。

  浑圆鼓胀,高耸雪白的双乳如同一对饱满而成熟的硕果沉甸甸地挂在胸前,虽然因为胀乳的关系,双峰玉乳微微有些下垂,但这种典型的奶妈型**却显得母性十足。

  司徒瑾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蛮腰,线条柔美,丰盈有佳,平坦光滑的小腹即使生育过也没有丝毫赘肉,一双浑圆修长的雪白玉腿也充满着成熟**特有的丰韵,在双腿相叠处透过湿润的白色短裤,能看到里面黑黑的一片萋萋芳草地,不禁让人浮出无限遐思,幻想着成熟妇人那诱惑绝美的幽谷究竟是如何一番光景?

  小女婴一口一口吮吸着司徒瑾的乳汁,每吸一下,她就感到一种宣泄的快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左边那座高耸丰满的玉乳那种鼓胀的感觉慢慢减轻了,可是另外一边都还没有吮吸,女儿却张嘴吐出那沾满乳汁和唾液的殷红蓓蕾,看来是已经吃饱了。

  司徒瑾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小生命放回小床中,轻轻裹好襁褓,接着走到桌边取过一个瓷碗,俏脸绯红,银牙紧咬芳唇,纤纤素手把瓷碗凑到胸前,另一只玉手捧住自己右边的那颗丰硕乳球,手指捏住殷红蓓蕾挤压了起来。

  这也是司徒瑾没有为女儿选择乳娘的原因,连她自己的奶水都吃不完又何必给孩子找奶娘呢!

  乳娘哺育并照顾别人的婴儿的喂奶女人,亦称“奶妈”,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因为许多穷人家的妇女为了生活,不得不去给有钱人家当奶娘,她自己的孩子往往因为没有奶水喂养而夭折,正因为如此,很多奶娘对自己哺育的孩子寄予了无限的感情,把他作为自己孩子的寄托。

  宽敞明亮的厢房里,只见司徒瑾半依在柔软舒适的床榻上,一股白色的乳汁缓缓的沁出了娇嫩粉腻的蓓蕾,随着她修长纤美的青葱手指地轻柔挤捏,源源不绝的落到了瓷碗里。m.XiaoShuo530.Com

  奶香四溢的白色乳汁滴滴答答的不断往下掉落,就在不断宣泄的快感中,司徒瑾精神恍惚间发现自己下身的贴身短裤也被花露浸湿了,晶莹的花露慢慢地从她下身溢出,顺着发烫的大腿滑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司徒瑾终于挤完了右乳的奶汁,容量终于枯竭了的滚圆**再次变得浑圆高耸,雪白肥美,白色的乳汁装满了大半瓷碗。

  直到这个时候,司徒瑾心中总算稍减郁闷,走到衣柜旁,取出换衣的衣物,转身就准备向浴室走去,眼睛不经意地朝床榻方向瞥了一眼,却看到了她刚才座过的床榻边缘润湿了一片。

  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瞬间她羞了个大红脸,司徒瑾以前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春潮泛滥、玉液横流。

  难道是自己春心动了……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因为刚才那人,想到先前那个将自己压在身下的邪气男子。

  现在静静回想起来,那男子身材修挺,剑眉星目,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似乎始终含着一丝蔑笑傲视一切,一切尽在掌握,还有他深邃迷人的漆黑眸子,那双盯着自己酥胸一眨不眨的黑眸仿佛要将自己吞入腹中……

  司徒瑾不禁“嗯嘤”一声,芙蓉玉面红烫烫的,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肯定不是自己的原因,自己恪守妇道,不是淫荡无耻的坏女人,都怪刚才那个孟浪的登徒子,司徒瑾不敢深思细想,她害怕一切都是自欺欺人,匆匆拿起换洗衣物,快步走向了浴室。

  就在司徒瑾浸泡在浴桶中,身心舒畅,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的时候,她哪里知道,刚才在走廊中将她压在身下的男子正在她的房中逗着她女儿呢!

  片刻之后,厢房紧闭的门扉被人轻轻推开,张霈嘴角挂着暧昧邪气的笑容,毫无顾忌地走进了这个妇道人家的房间,喃喃自语道:“小丫头,哥哥来看你了。”

  张霈早已从韩宁芷那里打探清楚了,司徒瑾喜静,没有她的吩咐,外院的两个丫鬟是不会随便进来的。

  走到床边,明知道眼前这个刚满月的小女婴根本还不能言语,当然也不会回答的话,可是张霈仍然笑嘻嘻地问道:“小丫头,怎么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呢?你娘去哪里了?”

  张霈趴在小床的边上,向襁褓中小人儿问好,眼前是一张粉妆玉琢的小脸,一望而知长大了必定是个大美人,他的嘴角浮出一丝笑意,那纯洁的笑容也许只能保持十三四年。

  小女婴见到他也不认生,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个不休,打量着张霈,“咿咿呀呀”张着小手向他高兴的叫着。

  刚进门的时候,张霈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散着诱人的奶香,现在又看到小女婴嘴角上挂着一滴白色的液体,就知道她刚刚吃了司徒瑾的奶水。

  张霈的眼睛在厢房中随意一扫,眼中邪光大盛,走到桌边拿起那装满了大半白色香液的瓷碗,凑到嘴边喝了一口,砸着唇舌“啧啧”有声的品尝起来。

  回味着口中微微带着腥味的甘甜乳汁带给自己的奇妙感觉,温温的,暖暖的,稠而不腻,顺滑溜口,除了奶香外,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

  这种奇异难明的感受,让张霈感到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是那么地温馨舒畅,滋味美妙。

  张霈缓慢地喝着乳汁,让乳汁顺着食道慢慢地滑入,滋润他干涸的身体,直到瓷碗见底,他才仰头长叹一声,赞叹道:“真好喝呀!”

  唇舌贪婪的在手中见底的瓷碗上面咂吮干净,张霈终于恋恋不舍地放下瓷碗,走回小床边,伸出手指擦掉小女婴嘴角上的乳汁,并微笑着对她轻声细语道:“可爱的小人儿,我也吃你了娘的奶,我现在可是你哥哥噢!”

  小女婴儿用她那双肉嫩嫩,粉腻腻的小手握着张霈的手指,嘴里“咿咿”有声。

  将她轻轻从小床中抱了起来,张霈看着怀中的小人儿,让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可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后世过得好不好?自己离奇失踪,他们肯定很伤心吧!儿子不孝,不能侍奉两位老人家左右,如果有来世,定然承欢二老膝下,报答你们的养育深恩。

  张霈想的出神,就抱着小女婴坐在司徒瑾的床上,刚坐下他就感到身下传来湿润润,冰凉凉的感觉,伸手一摸,粘粘稠稠,有股淡淡地腥骚味。

  轻轻将婴儿放回小床,裹好襁褓,张霈回身看向司徒瑾的床榻,只见床榻边缘上浸湿了一大片,将摸过那里的手放在鼻端嗅了一下。

  “这是……”张霈嘴角那抹邪气的弧度慢慢扩大,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手指,只觉小腹窜起一股炽热焚天的火焰,精神亢奋不已。

  心中的欲望已被司徒瑾私密羞处流出的花露勾起,点燃,燃烧,腾窜……

  如果不是昨晚见过她自慰的浪荡模样,张霈也许还可能忍得住,可是听着旁边的浴室里传出的阵阵“哗啦啦”的水声,好色男人知道她现在肯定在自我安慰……

  张霈迈着轻巧而无声的步子,悄悄来到浴室的门前,透过那虚掩的门缝看向里面,娇躯一丝不挂的司徒瑾正在洗浴,而且瞧她脸上的春情荡意,如今已是春心涌动,欲火焚身,不能自已了。

  司徒瑾柔若无骨的娇躯静静躺在浴桶中,盘在头上的秀发已显凌乱,粉面桃花甚是沉醉,一只玉手抚摸着高耸丰满的玉乳,重重地挤压一下,纯白香甜的乳汁从娇嫩敏感的蓓蕾飞射而出。

  “啪”的一轻声,这是站在浴室门外,双目泛红,鼻息粗沉的张霈握紧拳头,指骨脆响的声音,仿佛在他心中潜藏着一头狰狞的巨兽,挣脱了束缚的锁链,在叫嚣着,咆哮着。

  第五十八章美妇失身(中)

  司徒瑾另一只纤纤玉手被一双丰腴修长的雪白玉腿紧紧夹住,难耐地摩擦着,素手纤指轻抚娇嫩滑腻的花瓣,晶莹剔透的花露不断汩汩涌出,花瓣开合间不时将温水吸入,犹如花露倒灌的感觉,更是刺激。

  两座木瓜般的饱满双乳在司徒瑾的纤手中不断变幻着诱人的乳形,她用力揉捏挤压着那连张霈的手掌都无法一手把握的硕挺美乳,每挤一下,白色乳汁就仿似喷泉一般从殷红蓓蕾中四溅开来。

  甘甜芬芳的乳汁散落到司徒瑾柔美的胴体上、盛满热水的浴桶中,丰满高耸的雪白硕乳那顶端的两点娇艳嫣红也随着乳汁的浸湿而显得无比诱人,令人垂涎不已,如同一颗被热水浸红的成熟葡萄,诱惑得人恨不得立刻把它吞没。

  </div>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小说书网为你提供最快的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更新,第五十八章免费阅读。
友情链接:法甲直播  比分直播  亚冠直播  法甲直播  笔趣阁  英超直播  小说阅读  世界杯  泡泡直播  360直播吧  欧洲杯直播  足球体育  英超直播  188直播吧  足球体育  360直播吧  足球直播  龙珠直播  足球直播吧  小说阅读  足球直播吧  188直播吧  欧冠直播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  比分直播  世界杯  泡泡直播  龙珠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