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城东,一个杂草横生的荒弃庄园中。

  张霈目锐如刀,一瞥之间已然看清庄园的大部分建筑物早因年久失修,风侵雨蚀、蚁蛀虫啮下而颓败倾塌,唯只有一间小石屋孤零零瑟缩一角,穿了洞的瓦顶被木板封着,勉强可作栖身之作。

  “罗虎在这里?”张霈眉头微蹙,方才在罗虎城中家宅中寻不获,狗蛋这才将他到带了这里。

  “嗯,罗虎那些人为了隐人耳目,聚会大多选在这里。”狗蛋连连点头,他已经明白眼前这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大爷不是自己得罪得起的。WwW.XiaoShuo530.com

  张霈点点头,凝神倾听下,前面废弃的庄园中的确传来隐隐的人声。

  随手抛下一锭金子,张霈微装笑着对狗蛋说道:“这是医药费,你可以走了。”

  狗蛋接过金子,在嘴里狠狠咬了一下,眼中露出狂喜之色,离开时看向张霈的目光也温柔了许多。

  张霈目送狗蛋离开,转过身来,眼神冷漠,一抹残忍的笑容凝固在嘴角,罗虎这些人朗朗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当街劫辱妇女,任谁也知道是罪大恶极之徒。

  闻询了狗蛋,张霈知道罗虎等人在苏州府为恶甚多,更是不准备对他们客气。

  狗蛋不敢欺骗自己,这从他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张霈对这点深信不已,而这些人选在荒郊聚会简直是省心省力的一件事,嘿嘿,正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砰!”的一声巨响,本已破破烂损的庙门,顷刻间被张霈掌中蕴藏的巨大劲道化成碎末残片,激溅飞射,四散开去。

  同一时间,一位面色冷峻的男人跨过大门,施施然走了进去。

  一众喝酒吃肉的大汉的纷纷喝骂,罗虎心中大懔,手不自觉的悄悄按在桌下的刀柄上,对方浑身煞气激起了他心中本能的害怕恐惧。

  张霈白衣如雪,按剑而立,自然恣意,仿佛这里是公子哥携手佳人赏花的庭院,而不是一众恶匪聚会的险地。

  罗虎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霈破门而入,好半响方才回过神来,正待出言喝骂,一把磁性的男性嗓音响起:“你不该惹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罗虎只觉一颗心沉到了谷底,面色铁青道:“阁下真的要赶尽杀绝?”

  “我这可是为民除害,相信全苏州府的百姓都会感谢我的。”张霈嘴角飘出一丝淡然的笑意,叹息一声,轻声道:“奈何老师从小教导我,学雷锋,做好事不能留名。”

  “锵!”张霈拔刃在手,东溟剑离鞘,陡然间四周布满森寒剑气,席天卷地。

  生死关头,罗虎拼命反抗,狂喝一声,抽刀在手,同时向后退了几步,嘴里大声发令,指挥手下围杀张霈。

  彼此并无深仇大恨,为了芝麻绿豆般一点小事便狠下杀手,张霈在罗虎眼中简直是天下最狠辣绝情的人。

  面对这个杀神,罗虎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值得一提的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欺行霸市,草菅人命,欺辱妇女是什么大事。

  张霈持剑在手,衣袂飘飞,隐隐有出尘之势,手腕翻转,脚踏玄步,剑芒陡然暴涨,光华横天。

  凛冽如刀,割体生疼的森冷杀气,弥漫在空气中,仿佛要将人冻毙。

  罗虎知道这个时候万万退缩不得,他知道张霈功夫高出自己太多,但光棍死了碗大个疤,抢攻是九死一生,防守是十死无生。

  绝不能让对方剑势展开,罗虎狂喝一声,人随刀走,朝张霈杀去,一手鬼头大刀使将开来,滚滚刀影,倒也有模有样。

  此时一众酒劲上涌的打手混混也纷纷嘴里喝骂着围了上来,手中利器在月光下寒光森森,寒气逼人。

  张霈一声轻喝,身影斜掠而起,东溟剑闪电横空,朝着罗虎当头劈落。

  一招势大力沉的力劈华山,“当!”刀剑交击,鬼头大刀被生生震崩了一个缺口。

  一股阴冷森寒的莫名气劲透刃而入,罗虎顿觉胸口有若雷轰,忍不住张口喷出一蓬血来,这才舒服了些。

  剑劲霸猛无匹,逼迫得罗虎脚步踉跄,吃了大亏,但若他知道张霈只不过使了两成力,不知心中会作何想?

  张霈借着刀剑相击的反震之力,凌空倒翻而回,恰好落在七名手持凶器的壮汉中间,身旋剑转,寒光一山,七颗打着旋的头颅被骤然喷涌的血液冲上半空,七个身首异处的大汉暴跌飞开,顿时了帐。

  众壮汉均是身上血债累累,背着几条性命的亡命之徒,眼前同伴被张霈所杀,反而激起他们的凶性,知道今天之事绝不会善了,加之酒壮胆色,纷纷向张霈扑杀上去。

  张霈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手中东溟剑陡然消去无踪,却是在四周化出剑光万千,剑浪重重,身法如鬼魅般来去莫测,进退从容,剑锋所指,无人能敌。

  不再留手的张霈简直是挥舞着死神镰刀的地狱恶魔,中剑者无论顿时毙命,伤在体,残在心,剑到命丧,五脏内腑无不被霸炽的天魔气震成碎末。

  等罗虎从张霈一剑之威下回过气来的时候,院中只剩一名手脚发软,脸色发白的手下了。

  罗虎看的睚眦欲裂,心中胆怯,竟害怕的向庄园外奔去。

  “啊!”最后一人软软倒在地上,圆睁的眼睛似乎在悔恨罪恶的一生。

  剑芒再盛,张霈身影一闪,跃至罗虎身后,狠狠一剑斩落。

  罗虎反身一刀,刀剑互撞,绞击纠缠,当强撑着身体勉力接下张霈第三剑时,精钢打成的后背长刀竟给东溟剑干净利索的一剑劈断。

  罗虎心中大骇,伸手一挥,断刀激射而出,暗器般朝张霈掷去,同时转身亡命狂奔。

  张霈伸手一搁,九阴白骨爪硬生生将半截断刀握成碎片,同时手中东溟剑脱手而出。

  一阵风声响起,罗虎骇然转头,清楚的看着东溟剑朝自己背心刺来。

  罗虎脑中想着种种闪躲之法,奈何东溟剑透体而过的时候,他的身体仍是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扎了透。

  天魔场曾叫天下英雄吃尽了苦头,凭你也躲得过?张霈轻蔑的看了罗虎的尸身一眼,冷冷一晒,抽回剑刃,还剑于鞘。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张霈像极了行侠仗义的无名侠客,飘然而去。

  回到住处,张霈同样没有惊动四周巡游和隐藏在暗处的东溟护卫,鬼魅般掠入后院,目光如电,只见北进一间厢房尚亮着摇曳的烛火。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淫荡的笑容,蹑手蹑脚的向点着灯火的萧雅兰的香闺潜去。

  屋内昏暗的焰火朦胧,窗纸上模模糊糊的显出一个女子妙曼的倩影,萧雅兰穿着轻薄单衣,曲线勾魂,诱惑迷人。

  方才动了杀心,张霈极需发泄心中魔念,现在正是满腔淫火的时候,既然萧雅兰仍未安睡,那就步打扰单疏影了,心里骚痒得慌的好色男人立时急不可耐的准备轻敲房门,却见门扉虚掩,并未关拢。

  不用说,这般夜不闭户定是为方便我偷香而为,嘿嘿,张霈眼中邪光大盛,嘿嘿淫笑两声,虚掩的房门应手轻开,悄无声息的潜进屋去。

  这件淡雅的厢房分为内外两进,中间一张寿山石、青田石,玛瑙、螺钿等名贵材料精雕细琢制作成屏风隔开,里面便是萧雅兰的睡榻香闺了。

  云母屏风烛影深,张霈透过如轻纱如织的屏风向内望去,萧雅兰单薄一身单薄的睡裙根本无法遮掩,自己丰腴娇美的身躯。

  萧雅兰背对张霈,坐于椅上,一只纤臂支住香腮撑在桌上,美眸凝视着明暗不定,起伏跳跃的烛火灯光。

  从张霈这个角度看去,那睡裙质柔软甚是轻柔单薄,那掩在丝绸锦缎下的美妙的身材更是令人欲火狂烧,血脉喷张,胸前那对高高耸挺的双峰玉乳尽管在亵衣的束缚下,仍是不去不饶的挺拔欲立,纤腰盈盈如柳,不堪一握,肥美丰硕的翘臀圆润的简直没话说,真是典型的丰乳肥臀,前凸后翘。

  感谢上帝,我的乖乖好宝贝是越来越丰满了,瞧瞧这酥胸,瞧瞧这蛮腰,瞧瞧的硕臀,瞧瞧这玉腿,嘿嘿,这可是我不分昼夜,兢兢业业,不停操劳换来的。

  张霈双目如赤,心里就像火烧般灼热,狠狠咽了口唾沫,绕开屏风,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萧雅兰坐在桌前,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对身后一只张牙舞爪的饿狼没有丝毫防备,张霈的潜行功夫除了浪翻云等天下有数的高手之外,其余诸子皆不在他眼中。

  张霈眼中泛着淫亵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妖魅的微笑,摒气凝息,如幽灵般站在萧雅兰身后,居高临下的目光落在她丰挺的胸前,脑中顿时一阵轰响,如同惊雷连环炸响。

  单薄的锦缎睡裙,根本掩不住那两团细腻如晶玉的柔软,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看的张霈双眼发直,伴随着萧雅兰绵长的呼吸,双峰起伏胀缩,便如跌荡的海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面对这样的诱惑,就是柳下惠复生怕也会雄风大振,不药而愈,好色男人哪里还忍得住,他也根本没必要刻意忍耐。

  张霈伸手一拦,紧紧抱住萧雅兰娇嫩的玉体,双手从后覆在那丰满雪白的玉峰上,揉搓起来,口里嘿嘿淫笑道:“囡囡,我的亲亲好宝贝,相公来了……”

  萧雅兰猝不及防被人偷香,待要反抗时听得心爱男人声音,娇躯轻颤,娇呼一声“相公”,便将臻首靠在他肩头,乖巧可人。

  萧雅兰逐渐变得灼热的玉体散发着让人心神激荡的幽幽女儿香,桃腮粉红,在微火弱焰映衬中,闪烁着诱人的荧光。

  “囡囡,让相公宠你……”张霈咬着萧雅兰玲珑秀巧的耳垂,眼神透着温柔怜爱。

  萧雅兰低不可闻轻“嗯”一声,星眸似开似闭,俏脸飞起一抹娇羞的晕红,心里满是欢喜与甜蜜。

  张霈仿佛被扔进了火山口,浑身滚烫,松开抱着萧雅兰的双手,就准备替自己宽衣脱裳,解去武装。

  萧雅兰乖巧的站起身来,一双纤细的柔荑轻轻搭在张霈腰身,玉指轻巧灵秀的解开他衣衫的系带。

  张大官人一直以为善解人衣他独门独路的不传之秘,没曾想,原来早被萧雅兰这魔门小妮子偷学去了。

  美人妩媚,娇羞服侍,张霈心中春风得意,双手顺着萧雅兰纤美柔细的蛮腰缓缓爱抚而下,捧住那丰嫩白腻的臀瓣,重重一捏。

  “啊!”萧雅兰娇躯急颤,檀口溢出诱人的春吟,乳燕投怀般扑进张霈温暖的怀中。

  张霈灼灼的眼光却扫了一眼窗边梳妆台上铜镜,眼中淫光如炽,脸上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在萧雅兰的娇呼声中,好色男人用撕毁了她的睡裙和亵衣短裤,接着将美人儿拦腰抱起,大步向梳妆台边走去。

  张霈将萧雅兰娇嫩的玉体紧紧压在梳妆台上,只见镜中人儿粉脸桃腮,琼鼻如悬,樱唇一点,风目流光,明如秋水,却又荡漾春心,神态宛若不胜娇羞却又透着渴望。

  “在,在这……这个地方……好……好羞……好羞人的……”萧雅兰霞飞双颊,娇媚无双,她两条浑圆修润的美腿盘在张霈腰间,绷紧的雪白硕臀轻轻向下压去。

  “哦……”“嗯……”两声轻呻浅吟之后,男人粗沉与女人的娇喘便交相辉映……

  </div>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小说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小说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易天下的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最快更新

第九章 迷情之夜免费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足球体育  法甲直播  欧洲杯直播  世界杯  足球体育  世界杯  足球直播吧  泡泡直播  英超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直播吧  亚冠直播  英超直播  360直播吧  足球直播  欧冠直播  小说阅读  亚冠直播  龙珠直播  欧冠直播  188直播吧  足球直播  法甲直播  比分直播  188直播吧  欧洲杯直播  笔趣阁  360直播吧  龙珠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