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传统武侠>覆雨翻云之逐艳曲>第四十八章 走火入魔
  遇上这档子事,张霈也失了继续逛街的兴致,随意在街边一家面馆要了碗杂酱面,狼吞虎咽填了肚子。

  天色尚早,无事打发无聊时光的张霈潜回了皇宫,他身法高绝,躲过巡逻守卫不在话下,完全把那里当“公共厕所”了,想来就来,想去就去。

  在“离宫别馆”找了一个环境清幽的别院,随便选了一个僻静厢房,张霈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正式修练“天魔九变”,刚才一时的头脑发热,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混个皇帝当当,嘿嘿,这想法除了他这

  穿越时空的家伙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不过,这想法虽然是荒谬、荒唐、荒诞无稽了点,但即便不是为了争权夺利、揭竿而起,只为了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武功也是绝对不能落下的事。

  练武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转退,但张霈是个怪胎,他的武功压根就不是自己一点一点练起来的,奇缘深厚,羡煞旁人。

  张霈体内气旋匀速旋转,一刻不停,天魔真气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即使平日不练武,功力也能保持原地踏步,不进不退的状态。

  “天魔九变”玄奥莫测,修练之时险阻重重,动则走火入魔,万劫不复,就张霈如今老婆(们)第一他第二,天不怕的不怕的性子也不敢贸然以身试“法”,只得老老实实的依照口诀,按部就班,循序渐进。

  张霈略一沉凝,天魔九变前三变“裂地变、焚海变、击天变”的口诀功法自心间一一浮现。

  片刻之后,张霈只觉体内突生一股庞大的力道,自己顺着奇经八脉运转的功力竟好似被激怒的猛洪荒猛兽般倒卷袭噬而回,真息逆流反窜、痛不欲生。

  张霈大惊之下,眼神顿生变化,竟然透出炽炽的赤红光芒,仿佛一只爪锐牙利的玄荒妖兽,魔气纵横,择人欲噬。

  靠!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难得老子用功修练一次,而且还是在千留神万注意,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情况下,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张霈心中苦笑,暗骂自己好端端的也不知道是哪根经短路了,一时心血来潮想要修练除了魔门之祖“天魔”苍璩外从未有人练成的旷世魔功,真是活该倒霉,自找罪受。

  “喝……”张霈狂吼一声,全身散发着狂乱的气息,破窗而出。

  正在御花园中散步的单婉儿母女惊觉一阵激风袭至,树摇枝颤,树欲静而风不止。

  “蹬……蹬蹬……蹬蹬蹬……”沉似铅铁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锵锵传来,彷佛杀伐场上一声声震人心魂的战鼓,重重锤在单婉儿母女的心头,敲魂打魄,惊骇莫名。

  随着脚步声渐近,粗沉的鼻息隐约可闻,单婉儿母女只觉心口彷佛压着一块千斤巨石,几连呼吸都不畅,直想大声喊叫,宣泄一番,母女俩紧张得握着粉拳,一脸凝重的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全身魔焰惊天的张霈终于自林中徐步走出,颈间青筋暴现,略显消瘦确绝不瘦弱的身体肌肉高高隆起,几欲将身上衣衫撑爆。

  单婉儿母女二人看着张霈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只觉口舌干燥,仿如小鹿狂奔,芳心霍霍不锈。

  首先回过神来的单婉儿一脸焦急的走到张霈身旁,纤手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颤声问道:“霈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姑姑……”

  “啊……”双目沉幽混浊的张霈对单婉儿的呼唤置若罔闻,喉间隐隐响起如同受伤魔兽的嘶吼。

  张霈突然伸手将满脸关切神色的单婉儿胸前的衣襟整个撕扯开来,大片耀眼雪白的冰肌玉肤曝露在空气中。

  张霈两眼绽放着湛湛烈芒,大手抓着单婉儿胸脯。

  单婉儿本欲挣扎反抗,但是被张霈散发着灼灼热气的大手握住,他顿时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愣在那儿,竟有些不舍那燥热难当的销魂感觉,甚至还微微直起背脊,任凭他肆意轻薄。

  “相公,你……”站在一旁的单疏影终于被眼前香艳羞人的一幕刺激得魂回魄归。

  单疏影玉脸泛着醉人的嫣红,轻碎一口,身形急跃而出,撮指成剑,指锋如刀似剑,直点张霈眉心要穴。

  哪知张霈全无躲避的念头,闷哼一声,竟硬受了单疏影一记指剑。

  单疏影原本想要点昏张霈,却没时间考虑张霈身上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指尖刚触到他的肌肤,却觉得自己攻出的内劲被一股怪力生生扯向一旁,再加上单疏影顾及张霈身体,不敢全力施为,那势在必得的一指竟无法突破他护身真气。

  他身体轻轻一晃,便稳住身形脚步,单疏影只觉得一股大力自张霈眉心狂涌而出,大有摧腐拉朽之势,娇躯一颤,檀口**一声,顿时被震开老远,落在花丛之中。

  单疏影一指无功,自己反被震退,不过那声娇喝却将神昏智迷的单婉儿从无边欲海中唤醒过来。

  单婉儿意识到眼前发生的一切,惊的秀目圆睁,羞愤难言,连忙甩开张霈作恶的魔手,娇躯轻转,脚下生风,绕到张霈背后,蹙眉怒喝道:“霈儿,你这是干什么?”

  单婉儿的娇声妙音似乎让张霈恢复了神智,只见他面无血色,现出苍白青灰交加的异色,肌肉痛苦的搅曲扭缠在一起,眼神透着求助的讯息,望着单婉儿颤声道:“姑姑,我练‘天魔功’……突然,突然就……我好难受……好痛苦……啊……”

  张霈令人心碎的眼神看的单婉儿芳心微微轻颤,提运的劲气倏然散去,放缓声音,柔柔道:“霈儿,都是姑姑不好,没想到‘天魔功’竟这般霸道,你先凝神静气,让姑姑试试有没有法子替你……”

  “热……好热……热死我了……”没等单婉儿把话说完,张霈突然将身上衣衫猛的撕开,只听得“嘶嘶”之声连连作响,充满刚阳气息的健美身板几乎遮掩的暴露在单婉儿眼前。

  衣衫碎布被张霈腰上锦带缠在腰间,但上身却均无蔽体之物,单婉儿心中思绪混乱,正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尤其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倾心相恋的“女婿”,想到此处,更是羞的单婉儿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动钻进去。

  “姑姑……热……姑姑……啊……”张霈发出一声凶狼般嚎叫一声,转身恶狠狠的扑向玉颊绯红,眼神温柔的单婉儿。

  “不,霈儿……不,不要这样,你别过来……”单婉儿看张霈向自己冲来,急忙拍出一掌,又催起天魔气,在身前全力支起三道气墙,希望延缓阻拦他的动作。

  单婉儿虽内力深厚,掌劲雄浑,不过却和单疏影面临着相同的尴尬处境,对着失去自控能力的张霈,也是不敢全力出手。

  张霈如今全身怪力澎湃,“天魔金身”内敛紧收,隐而不发,此消彼长之下,单婉儿看似威力强劲的一掌对他毫无作用。

  他身躯微微一滞,旋又仿若穿过一道水幕,三道气墙对张霈继续前行更是没有任何影响,他就好似一条跃入大海的锦鲤,任君畅游,气本同源,再加上他的天魔气要比单婉儿深厚太多,哪里会有影响?

  张霈双手成爪猛然探出,抓向她酥胸,万般无奈之下,单婉儿只得举掌相迎。

  张霈此时神志不清,思绪混淆,全身劲力燃炽如焰,强横无匹的威势气压将单婉儿完全拢罩困围起来,虽然没能对她造成实任何质性的损伤,但她应付起来也显得吃力非常。

  如果不是正在研习“天魔功”,熟悉天魔气的若干变幻,加上一身足以傲视天下的轻身功法,单婉儿绝对撑不了五招,但是张霈功力之高实在太过恐怖,加上“天魔九变”威力毁天灭地,移动倒海,更是迫得她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掌风如刀,罡气激乱,单婉儿薄裙翻飞,春光大泄,露出一双浑圆修长、结实健美的玉腿,肌肤细腻,雪白光滑,毫无瑕疵,几乎完全裸露在外的玉腿在阳光下泛着淋淋香汗,无比诱人。

  单婉儿不断变幻身形,起跃激烈,移动迅速。

  她虽然内力精纯,但面对张霈却显得有些螳臂挡车,不堪一击,没过多久已是檀口娇喘嘘嘘,额间香汗淋漓,全身快要脱力不支了。

  张霈身形猛然高高跃起,半空挥掌,强大的罡气倏放即收,单婉儿却因撕云裂空般雄浑的强大力量突然间的爆发旋又消失而错运劲气,瞬间仿佛虚脱般抽干了全身力道,娇躯频颤不休,双膝再也沉受不住,轻声呻呤一声,摔倒下去。

  张霈展开身法,快速移到单婉儿身后,将她稳稳抱住,双手上下齐出,将具有催情效用的天魔气注入她的身体。

  单婉儿香唇微启,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娇呻,张霈双手催出炙热的炽情真气注入她身体,单婉儿虽感全身酸软,惊羞不堪,却又产生一种无力挣抗的快美感觉。

  抱着身材火爆、端庄秀丽的单婉儿,看着她秀色可餐、娇媚诱人的媚态,实在是撩人心弦,激起好色男人无边欲念,狂烧不止。

  张霈赤裸的身体紧紧贴住单婉儿娇柔的身子,吻舔着她光洁腻嫩的粉颈,灼灼热息喷在她颈上,激起大片鸡皮疙瘩。

  单婉儿整个人被张霈紧紧抱在怀中,全身火热滚烫,突然间只听锦料稠缎“撕啦”断裂之声响起。

  正在此时,单婉儿眼前一花,一道倩影跃入眼帘,迷失在情潮欲海的她全身打了一个激颤,倏然转醒过来。

  一声娇叱,单婉儿双掌轻轻贴着张霈胸膛,银牙暗咬,猛然发力,将他震开,反身拉着正欲出手的单疏影,向东面掠去。尒説书网

  “啊……”张霈狂性大法,嘶吼一声,正要发力追去,突然腰间亮起一道异光,身形顿止。

  这是怎么回事?张霈虽然身体还是鼓胀难受,但神智已渐渐清明起来,此时混杂了碎布缠在他腰间的正是东溟派权利的象征——东溟令。

  张霈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感觉中,那东溟令仿佛要和自己的血肉交融一样。

  “肉体四大假合地、水、火、风,即产生了痛、痒、劳、逸种种的感觉。得到了调适时,便失去一切感觉。心理上失去平衡时,欲海无边,产生了喜、怒、哀、乐、善、恶、是、非等观念;所谓动念即乖。一得到平衡,却一切都寂静了……”

  突然之间,无数从来没见过的图像在脑海中闪现,张霈感到脑中一疼,意识随着这些的纷至沓来的信息而变得模糊不堪,昏昏欲睡。

  这个时候,他仿佛失去了身体的感觉,只剩下灵魂和精神,随着一副副画面的涌入,张霈同时也感到东溟令正源源不绝的向自己灌输着一股诡秘的力量。

  在神秘力量的牵引下,“天魔九变”第一变‘裂地变’心法自动运转起来,强大的力量逐分逐寸的改变着张霈的身体。

  所有的一切,都令张霈惊讶,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当他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已完成了“裂地变”的修练。

  传说中东溟令中藏了惊天的秘密,难道自己误打误撞竟解开了这个秘密?张霈茫然四顾,直到冷风吹凉了小JJ,也没能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半晌后张霈突然惊叫一声,认准方向奔了过去,那方向当然是单婉儿和单疏影离开的方向。

  </div>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小说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小说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易天下的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最快更新

第四十八章 走火入魔免费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欧冠直播  188直播吧  世界杯  足球直播吧  龙珠直播  欧洲杯直播  比分直播  法甲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直播  亚冠直播  亚冠直播  笔趣阁  足球体育  比分直播  足球直播  泡泡直播  欧冠直播  英超直播  360直播吧  小说阅读  泡泡直播  188直播吧  足球体育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吧  英超直播  360直播吧  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