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剧本其他>神颂>第四十四章 联盟
  听到莉莉斯声音的同时,奥巴马的情绪彻底冷静了下来,满腔怒火顷刻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请牢记这倒不是奥巴马修养多高能瞬间控制自己的脾气。而是在莉莉斯声音响起的同时,一股威压从奥巴马身后迫至。这股威压是如此之强,象是突然而至的暴风卷过烛火瞬间便将奥巴马的怒气扑灭,让奥巴马清楚感觉到如果自己敢出手,来自背后的攻击立刻便会将自己撕成碎片。

  振起最高气势抗衡突如其来的威压,奥巴马缓缓转身,看着身前的莉莉斯,声色俱厉狠声道:“莉莉斯大师。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莉莉斯不屑的摇摇头,“你堂堂一个大法师。居然不顾廉耻偷袭我的学生。你说我想怎么样。我莉莉斯再差,也还没到任人欺负的地步。”

  奥巴马不禁语塞。对于刚才出手,其实他并不后悔。如果现在有机会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手杀掉迪丹。只是在那种情况下自己突然出手,在道理上确实不太站得住脚。现在莉莉斯这样一问,奥巴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他性子一向偏激,沉默半响找不到开脱之言后干脆把心一横,蛮横道:“你那徒弟杀我儿子。我自然要杀他为我儿子报仇。你若有意见,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好了。”

  既然道理上站不住脚,那就凭实力来论对错吧。奥巴马看着莉莉斯,魔杖一挥,给自己加上护盾便准备开战。

  奥巴马的这番话让竞技场内一片哗然,无数人声声音响了起来,纷纷声讨奥巴马的蛮横逆施。

  一群白痴!奥巴马瞟了一眼下方竞技台心中不屑到极点。只要自己能杀掉莉莉斯,只要自己还是德曼第一火系魔法师。蛮横无理又怎么了。魔法师一向都是出了名的嚣张乖戾。难道谁还会为了死人得罪一个大魔法师。

  “非常好!”奥巴马无理到极点,莉莉斯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露出娇艳笑容,看着奥巴马道:“我也没打算说太多废话。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说完,莉莉斯双手慢慢抬起,一股气势从她身上勃发而出,激的那身红色长袍嘞嘞作响,满头红发在空中疯狂乱舞。接着,莉莉斯玉臂一摆,放出她的魔法盾。

  没错。是魔法盾。莉莉斯施放出她的魔法盾。只是这个魔法盾却让所有观众目瞪口呆。这个魔法盾实在太大了点。不但护住了莉莉斯,连奥巴马也被包在了里面。大到不象一个魔法盾,而象天上太阳突然降了下来将整个竞技场上空完全遮盖。

  这个护盾不但体积庞大,还充满了压迫感。它甚至不象普通护盾那样透明,上面射出夺目火光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让所有人都只能看到一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球,望不到火球中两人的身影。

  身处护盾之中,奥巴马却是另一番感受。八级护盾外熊熊燃烧的火焰告诉奥巴马,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魔法护盾,而是一个火焰之海。

  圣域!奥巴马的心脏都要炸开了。莉莉斯居然是圣域!奥巴马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火焰世界,脑海中一片空白。然后,他被一股威压包围,浑身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威压!奥巴马整个灵魂都在压力下晃动起来,生命之火变成了风暴中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突然熄灭。无休无止的威压中奥巴马苦苦支撑最后一点清明,双眼透出惊恐与不甘。

  对于威压,奥巴马并不陌生。他曾与许多高级魔兽和强者战斗过。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年轻冒险时凑巧碰到两头超阶魔兽战斗,当时两头魔兽便发出类似这样的威压。让躲在一旁的奥巴马趴附在地动弹不得。

  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是十六级大法师了,与年青时的自己已是天壤之别。奥巴马自信就算有一天再碰到那两头超阶魔兽自己也有一战之力。只是。今天。今天落在自己身上的威压,不知强过那两头超阶魔兽多少倍。居然让自己堂堂一个大魔法师变成了汪洋中的孤叶,生命危在旦夕。

  自己要死在这里吗?奥巴马不甘,他奋起最大的意志,艰难抬头上望。看到……

  头顶上空,一个巨大的红色身影正高高盘踞在那里,用戏虐语气对自己说:“亲爱的奥巴马大师。看小说我就去让我们开始吧。”

  …………

  …………

  德曼帝国火系大第一法师奥巴马在决斗中被莉莉斯所杀。这个惊人的消息象长了翅膀,迅速在德曼大地上传递着。传到每一个势力耳朵里,引起他们的震动,迫使他们做出各种各样的反应。而在这许多势力当中,受冲击最大,受伤害最深的,无疑是奥巴马所属的大陆魔法工会德曼分会。现在,魔法工会德曼分会会长安诺比奇正在他的会长室,对着两个与奥巴马一道观看竞技比试的魔法师大发雷霆。

  明明是奥巴马的儿子的比赛。怎么突然之间变成奥巴马被杀了!

  安诺比奇非常恼火。他无法接受奥巴马的突然死亡。这让他在魔法分会的派系受创甚深。没有了奥巴马不光意味着今后在分会的长老会上少了一票,甚至已经影响到魔法工会内自己派系与另一派势力斗争的天枰,更严重的是,说不定还会危及自己的会长位置。

  安诺比奇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平时的修养,他把桌子拍的嘭嘭直响,急促的呼吸吹得他长须颤抖,声音象一头愤怒的公牛:“告诉我。明明是他儿子的比试。怎么最后变成奥巴马被杀。告诉我!告诉我!”

  他面前的两名魔法师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不光是因为安诺比奇的怒火,主要原因还是刚才竞技场上的一幕太过于震惊,让他们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又等了好一会,其中一名魔法师才惊魂未定的讲出所发生的一切。

  菲加战败被杀!奥巴马先动的手!一名叫做幕的学员!莉莉斯!大到覆盖整个竞技场上空的护盾!发出法师之眼观察却因为巨大威压导致魔法分解!

  听着下属战战兢兢的回报。安诺比奇面色逐渐冰冷下来。怒火似乎也小了许多,只是一双眉头却越皱越紧。

  奥巴马的儿子菲加安诺比奇也是认识的,知道那小子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才。没想到居然会输给一个比他还小两岁的学员。还有那个幕。十七还是十八?反正不会超过二十。居然能和奥巴马正面对峙。这是什么实力。安诺比奇对魔法学院展现出来的潜力暗暗心惊,也更加痛恨起奥巴马的鲁莽冒失。

  “奥巴马要动手。你们两个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不拦住他。”安诺比奇完全把眼前两名魔法师当作了撒气筒,一顿臭骂。“那是什么地方?那是魔法学院!在别人的地盘上,能让你们讨得了好。还有那个护盾。简直胡说八道。那里会有直径几百米的魔法护盾。你们以为莉莉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堡垒要塞吗?”

  两名魔法师神色萎靡,如同两根木桩站在原地没有一点反应,即象承认错误不再狡辩,又象是在对安诺比奇的无理指责发出无声抗议。

  在安诺比奇眼里,两人的反应还是以后者居多。不过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现在的他只需要发泄,需要把所有的怒火,不满统统掏出来砸到某个对象身上。只有这样,安诺比奇才会感到舒服,理智也才会回到他身上。

  这与是非对错无关,只是一种需要。

  关于奥巴马的蛮横脾气,其实安诺比奇也知道,真要发作起来根本不是这两名法师阻止的了的。何况他刚死了儿子。可是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少了奥巴马这个大法师的支持,工会里就是另外一番局面。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会让大陆魔法师工会德曼帝国分会倒向魔法学院的局面。

  接下来会是什么?支持学院一派的魔法师取得工会控制权,把自己赶下台,然后再和魔法学院连成一气。自己这派从此要仰人鼻息,象耗子一般在心惊胆颤,惶惶不安中被人抹去。不!不是这样!我不会让这一切发生!安诺比奇挥退两个倒霉蛋,走到某个水晶球,施起法来。

  无暇透明的水晶球随着安诺比奇的念唱和手势,渐渐发出朦胧光影。没过一会,一个影像出现在安诺比奇面前。

  “是安诺比奇分会长啊。”影像是一名垂垂老者,看到与自己联系的安诺比奇,布满皱纹老脸上的稀疏眉毛动了动说道:“你找我是因为奥巴马被杀的事吧。”老者声音沙哑,象用矬子在一口破锅边上来回拉动,端的是难听得紧。

  这些老不死的消息总是这么灵通。安诺比奇暗骂一声,吸了口气道:“尊敬的金长老。正如您所说。奥巴马死了。我很担心。因为奥巴马的死。事情将向对我们不利的方向发展。”尒説书网

  “不是我们。”老者摇摇头,望着安诺比奇缓缓道:“是你。是朝对你不利的方向发展。”

  该死的老狐狸。安诺比奇再次在心里骂了句,神色却越见恭敬,低声道:“尊敬的金长老。您说的没有错,事情的确对我不利。不过也请让我提醒一句。如果让学院派掌管了德曼分会。以他们一贯不尊重传统的作风,恐怕对魔法总工会不会象我这样保持充分的尊重。”

  “你在威胁我!威胁魔法工会长老会吗?”金长老眯着的眼睛似乎大了一点,语气透出一丝怒气。“安诺比奇分会长。你要搞清楚。是你对德曼帝国分会失去了控制,而不是我们。对我们来说。你。或者别人。无论谁在那个位置上都不会有所不同。”

  说完,金长老看着安诺比奇脸色变换,似乎有意欣赏,一直到安诺比奇脸上出现灰败才继续说道:“不过,考虑到你多年以来为工会所作的贡献。我们决定再支持你一次。安排让布欧大法师顶替奥巴马的位置吧。他会支持你继续担任会长。”

  布欧!安诺比奇身子一震。水系大法师布欧算得上是德曼魔法分会元老级人物。论威望和号召力还在奥巴马之上。只是他一直以来都保持超然态度,不参与公会内任何派系之争,没想到居然会是长老会的人。

  有了布欧大法师的支持。自己的担心便不会变成现实。

  想到这里,安诺比奇心中稍安,脸色顿时缓和不少,恭声道:“尊敬的金长老。向您和长老会表示最崇高的敬意。我不会忘记您和长老会的恩德。”

  水晶球的另一边,金长老似乎没有听到安诺比奇的恭维。神色不见丝毫变化,用它那独特的沙哑声音道:“安诺比奇分会长。你不必太早表示感谢。这是长老会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能让德曼魔法分会重新回到稳定。我们还有一个建议。你最好尝试与德曼魔法学院和解。把对学院学生的魔法师评级打开吧。我们想进行一下尝试。”

  金长老说话时,安诺比奇一开始只是作出垂首聆听状表示谦恭。但当他听到长老会要自己打开对魔法学院学生评级一事,终于忍不住身躯大震,抬头向金长老看去,“可是金长老。如此一来,恐怕再难抑制魔法学院的势力扩张。我怕局势会最终失控。”

  对魔法学院学生进行魔法师评级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是德曼魔法工会和魔法学院斗争的一个焦点。魔法学院要求魔法工会对学院内达到实力的学员授予相应魔法师称号。而魔法工会一直不同意,表示只为完成学业毕业的学员评级。对于在校学习的学员,无论达到何种实力,都不会授予正式的魔法师称号。关于这一点。安诺比奇等保守派魔法师非常坚持。想想看,无数正式魔法师在德曼魔法学院内学习。这会在多大程度上提高魔法学院的声望,削弱魔法工会的形象。保守派魔法师觉得这简直就是侮辱。更何况,一旦成为了正式魔法师,便有了在魔法工会内的发言权。这会在工会内增加多少魔法学院的声音。保守派们绝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幕发生。因此一直坚持只为魔法学院毕业生评级,授魔法师称号。以此来抑制魔法学院势力发展速度。

  现在,长老会居然要求自己在这个重要问题上做出妥协。这不是等于变相投降吗?那自己这方多年来的奋斗又有何意义。安诺比奇感到难以接受,因此他立刻表示了自己的反对。

  “你是对长老会的决定表示怀疑吗。”见安诺比奇敢表示质疑,金长老声音高了起来,变得更加刺耳难听,“我要提醒你。安诺比奇分会长。长老会的权威不容置疑。你最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态度。”

  安诺比奇气得浑身发抖。当初压制魔法学院不也是你们长老会的决定吗。自己按你们的意思忠实行事,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远。在现在已经无法回头的时候。你们居然又想对魔法学院那边示好。那自己成了什么。一条被出卖的狗吗?

  想归想,安诺比奇再怎样愤怒也不敢在金长老面前流露。他深吸几口气,强压下心中怒火,尽量做出恭顺姿态,点头道:“我当然不敢质疑长老会的决定。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担心而已。当然,我的一切行为都将按您和长老会的意思去做。请您放心!”

  金长老点点头,对安诺比奇的态度表示满意,“那我将拭目以待。”说完,水晶球中白光闪烁,停止了影像传送。

  与金长老谈完。安诺比奇站在会长室里,越想越是愤怒。一帮该死的老杂种。他们倒是好盘算。看到学院派实力已经无法压制便想和解。可是他们能退,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和学院派势力斗。与他们的仇怨可不是说化解就能化解的。真要是自己失了势,那些学院派不把自己大卸八块才怪。再说了。自己这么多年身处高位,真要再去过人气吞声的日子,那可比杀了自己还难受。

  想了很久,安诺比奇招来自己的一名心腹。让他向某位一直想与自己联手的大人物带去一个口信。

  …………

  西劳斯家族族长西劳斯?安德森,最近被一件事搞的寝食难安。自己的杀子仇人。那个伊尔萨克?耶罗。在己方家族联盟准备动手的前两天。突然如同彗星般出了名,从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一下子成为了举国关注的英雄。这个转变对报仇心切的安德森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耶罗身份的转变,让老贵族家族联盟不敢再按之前计划的那样轻易杀死他,以免引火烧身。

  对于老贵族家族联盟而言,这个决策显然是符合长远利益的。但是,对安德森来说,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看着杀子仇人却不能报仇。安德森心里象钻进了一条毒蛇,无时无刻的在那里啃嗜着。让他心痛,让他食不知味,睡不安寝。

  这段时间,几乎每一秒钟,安德森都是在煎熬中度过。他时常听到脑子里同时出现两个声音。其中一个理智的声音告诉自己。那个伊尔萨克?耶罗现在举国瞩目,杀他风险太大。不能为了二十年前的仇恨将整个家族置于风险之中。而另一个声音却不断大喊。西劳斯?安德森!那个伊尔萨克?耶罗杀死的是可你的儿子。你不会忘了大儿子迈阿塞了吧。忘了他那一头金发,那双时常用崇拜目光看着你的碧绿眼睛。他无论武技还是智慧都是那样优秀,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经展露出领导家族的素质。其实在你心中,已经准备立他为继承人了吧。是的。等他立了军功,你就准备让他当家族继承人的。可是,就那么被人杀了。他的头颅甚至被丢到兽槽中被啃的面目全非。她的母亲,你最爱的女人,不就是因为看到儿子千疮百孔的人头无法接受才发疯自杀的吗?当时你是怎么发誓的。你不是说要把凶手碎尸万段吗。这些难道你都忘了。还是胆小、懦弱、无能让你不敢动弹,只能象蛆虫一样躲在暗处,不敢兑现自己的诺言。

  安德森感到精力憔悴。他告诉自己不能感情用事,要耐心等待。等到时机成熟才能报仇。但是,另一方面,关于耶罗的消息却又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伊尔萨克?耶罗披着无限荣光的英雄!”

  “帝国将为伊尔萨克?耶罗受爵,昔日的伟大战士终于要拿回属于自己的奖赏。”

  “虎父无犬子,伊尔萨克?耶罗的儿子魔法天才伊尔萨克?迪丹成为魔法学院新偶像。”

  几乎每收到一条关于耶罗的消息。安德森都会忍不住揪掉自己一把头发。

  天下最大的痛苦是什么。不是杀子丧妻之恨。而是看着仇人享受荣华富贵、天伦之乐,自己却只能在一旁旁观。

  那个伊尔萨克?耶罗现在成了英雄;还可能成为和自己一样的贵族;他还有优秀出色的儿女;将要享受人间所有幸福。每一次听到伊尔萨克?耶罗这个名字,安德森就感觉自己胸口被人插了一刀。可是这样的痛苦却不会停止,因为自己下令每天收集关于伊尔萨克?耶罗的消息,并第一时间报到自己手上。

  就在西劳斯?安德森陷入无望无助的痛苦深渊时。魔法工会会长安诺比奇传来消息,愿意和他结成联盟。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上帝的小丑的神颂

  御兽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法甲直播  小说阅读  龙珠直播  足球直播吧  英超直播  足球体育  足球直播  足球直播  188直播吧  小说阅读  亚冠直播  欧冠直播  欧洲杯直播  188直播吧  360直播吧  法甲直播  欧冠直播  世界杯  英超直播  泡泡直播  龙珠直播  欧洲杯直播  泡泡直播  亚冠直播  360直播吧  比分直播  世界杯  笔趣阁  足球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