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剧本其他>神颂>第三十九章 不可复制的战场奇迹

第三十九章 不可复制的战场奇迹

  “在黑山会战之前。看小说首选更新最快的我们德曼帝国领土中还没有黑山、红石、明月三个行省。有的是独立的黑山公国、红石公国和明月公国。我们伟大的菲烈特三世陛下自二十一岁第一次领兵,在黑山会战前已经征战二十四年,历经大小五十七战未尝一败。将七个独立公国变成了帝国行省。在三世陛下四十五岁那年,他下令组织黑山会战。发誓在自己有生之年为帝国打下十个行省。”

  黑山会战是德曼帝国最近的一次大战役。也是对目前帝国形式影响最大的一次战役,在德曼帝国深入人心。所以当老师在上面讲课时。礼堂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聆听,生怕错过什么精彩。

  “当时黑山、红石、明月三个公国并非弱国,三国均有不弱的军事实力。听闻菲烈特三世陛下要进行征战,三个公国国王立刻进行了会谈,决定集合三国之力,共同对抗我们德曼帝国。面对三国联军,菲烈特三世陛下决定兵分两路,一路为十四万,由卡门·尤达将军率领,正面进攻三国联军。另一路三万由大帝本人统御,从侧翼突击敌人后方。两路夹击敌人,准备一战而定。”

  “但是。”讲课老师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当菲烈特三世陛下深入黑山国境,准备偷袭敌人后方时。发现自己面对的竟然是多达十五万人的三国联军主力。随后,陛下得知卡门·尤达将军并没有按计划发起进攻,只是将大军带到三国国境线便按兵不动。使大帝所带军队变为一只深入敌镜的孤军。”

  “这是背叛。”讲课老师声音突然高亢,仿佛在声讨当年某人罪行。“卡门·尤达将军辜负了大帝的信任。背叛了帝国。他不但未按计划发起进攻,还把菲烈特三世大帝陛下行军路线出卖给了敌国。导致大帝在深入敌镜,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面对多达自己五倍的敌人。面对如此绝境,菲烈特三世大帝并未束手待毙。巧妙无比的在帝国境内与联军展开了游击战。极大的困扰了敌人,给敌国内部造成了重大损失。”

  “菲烈特三世大帝与联军进行了十一天拉锯,追逐,游击战。让三国联军疲于奔命,屡屡受挫。在这十一天中,大帝还多次下令卡门·尤达将军领兵进攻。但卡门·尤达置若罔闻。终于,等不到援军的菲烈特三世大帝由于补给中断,部队无法保持快速行军被联军包围。而当年大帝被围地点,便是林丘。”

  即使明知事情已过多年,即使明知结果是场大捷。学院们仍然被当年的惊心动魄激得心情澎湃,仿佛已经置身于万军重围。一个个呼吸急促,神情亢奋的瞪着讲台,浑然忘了这只是一堂课。

  “在林丘。菲烈特三世大帝与麾下将士同联军展开了殊死战斗。三天时间。三万帝国精锐便只剩下一万两千人。而这时,三国联军终于找到机会,迫使大帝必须在平原与他们展开最终一战。帝国一八四年五月十三日,决战日。三国联军还剩十一万,而菲烈特三世大帝只有一万将士仍可作战。”

  “平原作战。双方摆开阵势后,一般来说只要领军者不出蠢招。战役的结果基本由双方真实实力来决定。而在当时,菲烈特三世大帝在实力上处于绝对弱势。如果不出现奇迹,联军胜利已是板上钉钉。当时的联军首领甚至连捷报都已经写好。准备在战役结束后飞报三国国王。”

  讲到这里,讲课老师停了下来。举目自西而东扫过礼堂所有学生。片刻后突然的,高声的大喊。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一切都不可改变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三世大帝即将面临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战败的时候。奇迹诞生了。属于帝国,属于大帝的伟大奇迹出现了。”

  “最后关头。三世大帝采纳了宫廷魔法师米修斯·圣大人的计策。选出三百名帝国精英战士。在两军开战时直捣敌军心脏——位于敌军军阵中心的元帅大营。”

  讲课老师话音刚落,礼堂里便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很多学生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三百战士。无论如何精锐。也不可能在两军交战时直捣十一万敌军中央大营。除非敌军将领脑子短路,打开军阵放这三百人进去。看小说首选更新最快的

  知道学生们惊讶什么。讲课老师很满意这种效果。他等学员们慢慢讨论,等到他们得出无数种可能,产生无数种猜想后才面带微笑揭秘奇迹。

  “以三百名战士进攻十一万敌军大营。从古至今,没有人尝试过。甚至没有人想象过。因为那根本不可能。但是。在林丘战役。在帝国一八四年五月十三日。我们的大帝,我们伟大的德曼军人。他们做到了。”

  “米修斯·圣大人设计了一种特殊铠甲。一种只有高级战士才能使用的铠甲。当高级战士穿上这种铠甲。他们可以运用斗气将自己缩成一个圆球,被放在投石机中透射出去。是的。没错。是投石机。战斗开始后,我们的三百名英雄变成一块块‘巨石’,在投石机的呼啸声中直袭敌军大营。”

  居然会是这样!台下学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忘记了呼吸,停滞了思想,完全被当年英雄们的壮举所震撼。整个礼堂从那一刹那起,仿佛被施展了静音魔法,数千人安静如同空室。

  学员的震撼仍在继续。寂静继续。一个声音却独自响起,用直入人心的语调,低沉的继续讲述。

  “当然,敌军中央大营是有魔法阵保护的。不过,用来防御魔法和投石的魔法阵挡不住斗气。三国联军惊恐的发现,数百个会发出斗气的圆球从天而降,击破了魔法阵,落入中央大营。然后,圆球变成了三百名德曼战士,象三百头雄狮撕裂了他们的中央大营。随后,米修斯·圣大人乘着联军军心大乱,施展幻术营造出援军来袭的假象,终于迫使三国联军崩溃。是役,我军斩杀敌军三万人,获得林丘战役的最后胜利。大家记住那个伟大的日子吧。帝国一八四年五月十三日。那一天。那个伟大的时刻已经成为永恒。即使在千万年以后,仍然会被后人仰望。因为不可复制的战场奇迹发出的光辉将永照德曼大地。”

  “哦!哦!哦!”被讲课老师带动,整个礼堂沸腾起来。所有学生都发了疯似的高声尖叫,挥舞拳头,向传说中的伟大奇迹表达自己的敬意。

  尖叫,欢呼和嘶吼一直在持续。过了很久才渐渐小了下来。等到学员们完全平复,讲课老师才继续讲道。

  “林丘一役。直捣黄龙的三百名战士活下来的只余七人。并且在随后的战争中殉国六人。能活到今天的,只有现在我们德曼帝国的传奇英雄。伊尔萨克·血瞳·圣大人。其余英雄都已经没入历史,和他们所创造的永不凋谢的奇迹融为一体。帝国不会忘记他们。我们缅怀他们。今天,我荣幸的从帝国博物馆借来了当年英雄所穿过的铠甲。让大家可以近距离看一看英雄们所走过的伟大足迹。看一看,为何菲烈特三世大帝在战役结束后,会在手中长剑上刻下那句名言,并成立大帝之剑骑士团。”

  “汝等乃吾手中之利剑。”仿佛有过约定,骑士学院的学员们突然同声高喊。声音雄壮,震耳欲聋。

  这是菲烈特三世在林丘战役后对七名英雄所说之语。并成为随后成立的大帝之剑骑士团的骄傲。而成为大帝之剑骑士团的一员,是所有德曼军人的最高荣誉,也是这些年轻骑士学员的梦想。

  讲课老师满意的点点头,打开一直放在身旁的木箱,露出一具铠甲。将这幅铠甲推出,放到讲台最前沿,然后启动一个魔法阵。登时,半空出现上百具铠甲,均匀分布在礼堂每个角落。使所有学生都能清楚看到铠甲每个细节。礼堂内每一个学员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的看着铠甲,深怕因错过一个最微小的细节而导致今后后悔莫及。WwW.XiaoShuo530.com

  铠甲影像非常清晰,高级幻术魔法让每一个幻象看起来都犹如本体般真实。迪丹抬头,看着几米外的铠甲。心中涌起一种奇怪情绪。

  这具铠甲看起来平凡无奇,与现在德曼帝国军队列装军铠相比甚至显得有些简单。普通的放进武器库便不会让人多看它一眼。不过此时,所有人都被这具铠甲惊呆了。因为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伤痕。纵横遍布的伤痕,或深或浅,长短相错,横竖相交,如同天神用它手中画笔,绘出的一幅诗史巨著,将当年英雄们的奋斗清晰刻画,映入每一个观者灵魂。

  这个带着凹点的圆坑应该是敌人流星锤所留,旁边一道寸许长度贯穿裂口一看便是长剑刺入后的证明,还有那片已经有点变形的深色灼痕,一定是火系魔法的残痕。还有……还有……学员们惊呆了,他们完全被铠甲上的创伤所震撼。他们想不明白,一个人。一个血肉之躯。当年是如何承受如此多的攻击,完成那不可能完成的奇迹的。最后,看完整个铠甲,所有人神色都变得黯然。铠甲要害处几道巨大伤痕清楚表明,铠甲的主人,那个不知名的英雄已经不可能从那场战斗中活下来。他已经化作荣光回到了战神身边,成为让人仰望的历史的一部分。

  感性的女生们开始抽泣,她们不能接受英雄逝去的事实。男生们则暗自垂首,骑士学员默默敬起骑士礼,魔法学员也将目光放低,沉痛追思。整个礼堂仿佛成为一个哀悼室,除了一个突然响起的声音。

  “老师。我见过这具铠甲。不。我是说我见过和这一模一样的铠甲。”文森大喊着,指着不远处的铠甲。随后,更是跳上长椅向讲课老师高呼。

  数千双眼睛望向文森,其中绝大多数神情不善,似乎想要把打搅这个伟大时刻的文森撕成碎片。而文森,则仿佛完全感受不到,声嘶力竭的一直高呼。

  讲课老师眉头大皱。他也认为文森是在胡言乱语。看着叫闹不停的文森,语带微责开口说道:“这位同学。请你安静。你是所说的是不可能的。除了博物馆和伊尔萨克·血瞳·圣大人家里,世上已经没有第三件同样的铠甲。如果你是在博物馆里见过。就请不要打搅大家的学习。”

  “不是。”文森已经陷入某种亢奋,面脸通红,手指移向迪丹,激动的一个劲哆嗦,“是在迪丹家。我在他家里,他父亲的卧室看到过一具一模一样的铠甲。千真万确。我当时还摸过那具铠甲。绝不会记错。”

  文森作为迪丹关系较好的伙伴,经常到迪丹家玩耍。由于他出身战士家庭,对有关战士的一切都有近乎狂热的喜好。知道迪丹的父亲是骑士学院格斗教师后,更是没事便往迪丹家里窜,缠着耶罗指点武技,斗气。

  当然,对此迪丹两兄妹是不以为然的。艾拉便叉着腰,狠狠的揭露过文森的阴谋。“其实你是想吃我妈妈做的饭菜吧。比学院食堂的要好的多是吧。”

  文森当时干笑两声,第二天便悄悄买了不少零食收买艾拉才算过关。

  礼堂内,文森这样一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高站在长椅上的文森。很久,都没人说话。

  迪丹当然知道文森说的是真的。小时候和艾拉捉迷藏他还钻过那具铠甲,自然是熟悉无比的。刚才看到老师展示的铠甲第一眼,迪丹便想起了父亲的铠甲。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样的铠甲只有经历过林丘战役的三百名战士才会拥有。认为只是凑巧的相同。

  “哥哥。”迪丹出神,旁边艾拉靠过来,拉着迪丹手臂,抬起小脸悄悄道:“这个铠甲好像真的和父亲的一样呢。”

  …………

  又过了一会,礼堂内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也许只是雷同吧。帝国征战那么多年,制式相近的铠甲应该有不少。看错了也不奇怪。”

  “不。”讲课老师突然兴奋起来,急匆匆从讲台走下,边走边说道:“当年林丘一战中,三百勇士的铠甲分为两层。外层可以用斗气缩成球形。内层铠甲,也就是我向大家展示的铠甲,为了适应外层铠甲,都是米修斯·圣大人同三百套外甲一同打造的。不可能雷同。”

  讲课老师并没把话说完。当年因为某种原因,菲烈特三世在战役结束后销毁了所有铠甲。将铠甲熔铸成一座巨碑,刻上关于那场战役的记载。这座丰碑目前便陈列于帝国博物馆内。因此除了血瞳和博物馆的两套外,不应该再有其它铠甲存世。

  “这位同学。”讲课老师急匆匆走到文森面前,问道:“你说你在那里见过一样的铠甲。”

  文森指指迪丹,激动道:“在他家。迪丹家看到的。”

  “哦。”讲课老师看向迪丹,问道:“你叫迪丹。这位同学说的对吗?你家真的有一套同样的战铠。”

  “有的有的。我们父亲有一套和这一模一样的铠甲呢。”迪丹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艾拉便跳出啦,小手举的老高,高兴的说。

  “你父亲是一位铠甲收藏者。正好收藏了一套这样的铠甲。”

  “不是。”这次是迪丹回答,“是父亲自己的铠甲。铠甲前胸内侧还刻着父亲的名字呢。”

  讲课老师浑身一震,急忙问道:“同学。告诉我你们父亲的名字。”

  “伊尔萨克·耶罗。”

  讲课老师迅速回忆当年七位英雄的名字。他对林丘战役研究的很深,当年七名英雄的名字都记得很清。很快,他想起了这个名字。神色更见震惊,激动无比道:“天。你父亲真的是伊尔萨克·耶罗。当年活下来的七名英雄里有这个名字。”

  讲课老师这样一说。整座礼堂哗然,然后象开锅的滚油炸响。居然还有一名传说中的英雄活着,而且就是礼堂内某位学生的父亲。所有师生都再难抑制心中激动,纷纷惊叹起来。

  “快。告诉我。你们父亲现在在哪里。”讲课老师觉得全身血液都在往大脑涌,兴奋的一阵阵发晕。

  “父亲应该在礼堂里吧。”迪丹向骑士学院师生那边望去。今天全校听课,父亲应该也要来到吧。

  …………

  耶罗并不在礼堂。当大礼堂所有师生闹哄哄寻找一名叫做伊尔萨克·耶罗的教师时,耶罗正在家中款待一名突然造访的老友。

  “罗。我刚才说的你还是考虑一下吧。”迪丹家中客厅内,安德鲁·菲勒长叹口气,用几乎算的上是请求的语气对耶罗说着。

  今天一早,安德鲁·菲勒便找到耶罗将自己的计划对耶罗和盘托出。本以为有了老贵族家族的压力,耶罗不接受也得被迫接受公开身份保护自己。那知道二十年不见,耶罗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倔的象头驴,说什么也不愿公开身份,只把要带着家人再次隐姓埋名说了无数遍。好像除此之外什么方都不接受。

  久劝不下,菲勒终于火了,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喊:“罗。你最好睁大眼睛看清楚。就算你现在想走,就算我们现在帮你走。又有多少把握能摆脱那些老贵族的眼线。只怕还没到你要去的地方就被人在半路给害了。你说的那个办法只能是死路一条。”

  “我的办法死路一条。难道你的办法将能好的了多少。”耶罗显然不打算妥协,与其针锋相对道:“你的计划虽然看起来不错。可如果那些老贵族真的拼起命来,谁敢说能保万全。我可不愿意拿家人来冒险。没什么好说的。等一会孩子们回来,我今天就带他们走。”

  见鬼!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油盐不进。自己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却还是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无奈,菲勒决定拿出杀手锏,“罗。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已经安排好在今天学院公开课上公布你的身份。现在这个时候,怕是整个帝国学院都知道你的身份了。”

  耶罗闻言一惊,随即大怒,冲上前一把揪住帝国检察院的二把手,气愤无比的高喊:“菲勒你这个混蛋。你这是要害死我呀。”

  “我这是在帮你。”菲勒没耶罗力气大,挣了挣发现无法摆脱耶罗,只好任凭耶罗揪住自己,用这个很没面子的姿势大声喊道:“事实是现在你已经暴露了。公开身份反而有助于我们保护你。等过段时间你取得正式爵位。那些老贵族就不敢轻易杀你了。”

  “胡说。”耶罗根本不信,双手揪的更紧,“那些老贵族什么干不出来。他们不好亲自出面,难道不会暗地下手。爵位。爵位能有我的妻儿重要。如果我家人真出了事。菲勒。我和你小子没完。”

  两人正在争吵。忽然外面隐隐传来人声,人声由远而近,听起来竟是往这边而来。没过多久,喧哗声越来越大,来到耶罗门口便停在外面不再离去。

  “他们是来找你的。”趁耶罗被人声所扰,菲勒赶紧道:“我说已经迟了吧。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身份了。”顿了顿,菲勒又低声补了一句。“还不放我下来。”

  刚才和耶罗私下交谈,被耶罗揪住领子菲勒并不觉得如何。可要是在众人面前被揪领子,身为帝国高官的菲勒还真放不下这个面子。

  耶罗冷哼一声,放下菲勒,听着门外人声鼎沸,只觉心乱如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上帝的小丑的神颂

  御兽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世界杯  泡泡直播  龙珠直播  泡泡直播  亚冠直播  欧洲杯直播  英超直播  欧洲杯直播  足球直播吧  欧冠直播  亚冠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体育  欧冠直播  法甲直播  法甲直播  比分直播  360直播吧  188直播吧  足球直播  笔趣阁  足球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直播吧  188直播吧  360直播吧  比分直播  龙珠直播  足球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