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剧本其他>神颂>第三章 乱夜
  上了大道后第三天中午,鹿丹城的轮廓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那是一座背靠山脉而立的巨大石质城市。看小说我就去虽远隔数十里,傍山而成的巍峨气势仍然扑面而至。尤其是第一次看到大城市的迪丹兄妹,更是张大了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父亲。这就是您过去说的城市吗!。真是……”妹妹艾拉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比划了半天也没找到能形容的词汇,干脆扳起粉红色的小指头,“相当于,一、二、三……”

  数着数着,又发现指头不够用,只好使劲张开双臂比划出一个大大的圆圈道:“好多好多个村子呢!”

  队伍里响起哄然笑声,大家都被艾拉可爱模样逗乐了。老法师尼雅伸手摸了摸艾拉柔软的头发,笑道:“这是鹿丹城,是我们德曼帝国东方最大的城市。不过,今后你们要去帝都学习,那里可比鹿丹城还要大哦。”

  “比鹿丹城还大!”艾拉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惊讶,“那的多大呀。”说着,又想用手比划帝都的大小,那知用尽全力也不能把手张的更大。

  “哈哈。就象这么大!”艾拉身后突然伸出两只手,正好比艾拉伸出的更大一些,却是迪丹见外面热闹,从马车后钻了上来。

  “我这个比你的大,是帝都城,你的那个是鹿丹城。小小的鹿丹城。”迪丹故意的,将手与妹妹的手放在一起,强调自己不足一个手掌的巨大优势。

  “讨厌的哥哥。我这个才是帝都呢。”艾拉不服气的想把手长得更宽,一张小脸因为使劲变得红扑扑的,撒是好看。

  “哼!”

  两兄妹闹得不可开交,耶罗策马一旁幸福的看着儿女玩闹,耳内却突然传进一声充满杀气的冷哼。

  耶罗循声望去,发现长长的队伍后不知何时多了几名佣兵,发出冷哼的正是其中一名。

  这队佣兵共有五人,风尘仆仆似乎是来自很远的地方,铠甲衣衫露出久未打理的颓态,正从队伍后方向前赶超。

  不知为何,耶罗总觉得他们看向队伍的目光充满敌意。

  哒哒马蹄声响,佣兵队伍来到耶罗家马车旁。也许是察觉到耶罗的注视,经过耶罗身边时,其中一名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佣兵忽然转脸瞪了过来。

  那是一双充满冷漠、蔑视没有半点生机的眼睛。

  仿佛注意不到眼神中的敌意,耶罗平静回望,连上仍然挂着恬淡微笑。

  见对方完全不受自己眼神影响,大胡子佣兵有些意外,冷哼一声就想靠上前来。

  “雷。别找事,我们还有正事。”一只手伸过来按住大胡子佣兵肩膀,阻止了他的下一步举动。

  “不好意思。我的同伴有些冲动,希望你们不要介意。”阻止大胡子佣兵的另一名佣兵笑着说着,语气却并不客气。

  不等耶罗等人做出反应,这名佣兵一拉同伴,驱马加速,迅速超过队伍而去。

  “什么态度!这些佣兵越来越没有教养了。”年轻骑士马修斯有点受不了,就想追上去理论。

  “算了。他们也没真做什么。”老法师尼雅阻止了年轻骑士的举动,摆摆手道,“把孩子安全送到城里才是紧要,没必要和这些佣兵一般见识。”

  队伍继续前进,短暂的插曲后,选材队终于来到目的地,黑山行省中心鹿丹城。

  黑山行省,二十年前的黑山公国。被菲烈特三世于二十年前灭国,纳入德曼帝国版图,成为帝国第十二个行省。鹿丹城则是黑山行省会,得益于黑山行省丰富物产带来的繁荣和交通要道的地位,在纳入德曼帝国后迅速的成为其东部重镇。是德曼帝国东部经济、军事中心。

  在这里,迪丹一家需要等待整个东部地区被选出的孩子集中,才能出发到帝国首都菲烈特城。

  队伍刚一进入鹿丹城,马修斯便找了过来,盛情向迪丹一家发出邀请。

  “耶罗先生。您在城里还没找到安顿的地方吧。选材队那里只提供孩子的住宿。如果方便,我想邀请您全家到我家去做客。”马修斯一脸笑意,诚恳无比说道。

  “这……”虽然一路上已经和马修斯混的很熟,但是举家住到别人家去,耶罗微一犹豫。

  “别客气了。您可算我半个老师。”见耶罗犹豫,马修斯干脆跑到车前,伸手牵起马缰,“选材队那边住的是军营,孩子们不一定习惯。再说了,我父亲也是一名军人,他一定也非常愿意见到您。”

  “呵呵。耶罗兄弟,我也建议你住到马修斯家去。我和马修斯的父亲是朋友,他肯定愿意和你认识。”老法师尼雅也适时的插进了进来劝说道:“至于孩子们的报道手续,我一会叫人到马修斯家里来办。”

  两人都盛情相邀,耶罗也不是矫情之辈,也就答应下来。

  马修斯骑士非常高兴,作为驻地骑士,他并不象老法师一样会跟随选材队回到帝都。所以很希望能够在耶罗离开之前得到更多指点。作为家中独子的他,可是非常迫切的希望能早点达到十级,保证家中贵族地位的传承。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马修斯把马缰递给赶过来的侍者,带头往另一套街走去,两队人在这里分道扬镳。

  谁都没有料到,正是这个决定让一家人躲过一劫。

  …………

  刚住进骑士家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迪丹的父亲耶罗除了指导年轻骑士战斗技能基本没有其他事情,空余时间一家人还能到城里逛街购物。可随着行省内选拔出的平民子弟越来越多,城里的气氛渐渐不正常起来。

  最先察觉异常的是迪丹的父亲耶罗,毕竟是从生死场上走过来的人。城中某一类人逐渐增多让他生出警觉。经过几天的仔细观察后,耶罗终于向年轻骑士表露出自己的不安。

  “您是说最近城里多了很多看起来是老兵的人。”年轻骑士并不觉得有什么怪异,毫不惊讶的说:“黑山是边境行省,鹿丹城又是附近最大的城市,经常有外来佣兵团进入,虽然最近进来的比较多,但也不是说不过去的。”

  “再说了。凡是进入鹿丹城的佣兵都要到防卫处登记。不然可是会被抓了坐监的。”见耶罗还是面带疑色,年轻骑士干脆做起了介绍:“鹿丹城的防卫出了名的严,加上附近还有帝国第三军团驻扎。别说是几个佣兵团,就是正式的军队也不敢到这里来找事的。”

  年轻骑士这样说,耶罗想想街上那些假傲不逊的佣兵,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了。

  当兵的那个身上没有杀气,就算流露的重了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

  七天之后。夜晚月光皎洁。

  睡的正香的迪丹被巨大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走到庭院内,发现火光将墙外的天空照的犹如白天,远处隐隐传来杀喊声与外面街道上各种杂声混合在一起,仿佛围墙之外就是一个血腥战场。这让从没见过这种情形的小迪丹心慌意乱,转身就想躲回屋里。

  “迪丹。我告诉过你,男子汉心中不应该有恐惧。”温厚的大手稳稳按在迪丹肩膀上,父亲耶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将身子向后移了移,迪丹将整个后背都靠在父亲的身上。那种温暖坚实感觉让迪丹觉得无比塌实,心里也不象刚才一样慌乱,“父亲,外面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城里突然多出不少经验丰富的老练佣兵。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现在看来那些人就是冲着今晚的事来的。”父亲耶罗拉着来到大房间,迪丹看到母亲和弟弟妹妹已经都聚到了这里。

  “你们都在屋里不要出来。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安顿好家人,父亲耶罗让母亲照顾好孩子们,开门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就迎面碰到马修斯家的管家。请牢记见到耶罗走出房间,管家赶紧上来道:“耶罗先生,外面现在不太安宁,主人叫我来……。”

  “我已经知道了。”耶罗摆了摆手,直接打断管家的话道,“我现在出去看看。请你们照看好我的家人。”说完,耶罗走到走廊的尽头,脚尖一点围栏,纵身跃出围墙。

  外面的街道已是一片混乱,不时有百姓从家中探出来观望,马上又被负责戒严的士兵赶回去。

  耶罗刚一落地,就有士兵围上来盘问。只是这时耶罗已经确定起火的正是平民子弟们居住方向,心中不安感觉突的强烈起来。也顾不上答士兵的话,血色斗气一闪,纵身跃上房顶向起火的地点赶去。

  地上负责戒严的士兵却被刚才耶罗身上亮起的斗气惊呆了,结结巴巴的自语道:“这是高……高级斗气!我要马上向队长报告。”

  上了房顶,眼见前方火光大盛,耶罗心中更是焦急。恨不得插翼飞过去看个究竟。

  心中焦躁,直觉却提醒耶罗这件事并不简单。一番计较后耶罗还是决定忍住性子,收起身上斗气,只以十级的力量向出事的方向赶去。

  ………

  脚尖轻点,不惊起半点积尘,人却如离弦之箭飞速前进。

  虽然只是十级斗气力量,耶罗用出来也比普通武士强上很多。每次与屋顶墙壁接触,耶罗都能极为精确的把握好角度与力量,所以虽然只用上十级斗气,速度上却比平常的十二级战士还要快上不少。

  很快,耶罗距离出事地点已不足两里。

  异变突起!

  仿佛被一滴极冷的冰水突然滴到,耶罗颈脖上的汗毛都猛然立起。

  杀气!

  没有半点犹豫,血红色的斗气从耶罗身上爆炸般燃起,身子瞬间从高速运动中化为静止,抬手一肘猛击在左前方的空处。

  “喀嚓!”

  骨折肉裂的撞击声中,一个黑色身影从空气中现了出来,喷出一大口鲜血后又飞出十米开外,直到撞上一堵高墙后才跌落地面,再没有了声息。

  这名偷袭者运气实在不好。本来以为暗杀对象不过是一个十级战士,经过计算后他隐藏在目标前进的路线上,只等其经过时用匕首在其脖子上轻轻的一划。哪知道刚把匕首对准对方脖子,就被耶罗身上突然暴发的斗气打乱了攻击计划,惊骇下正想抽身离开,却又被充满斗气的铁肘击中前胸,连喊冤的机会都没有便一命呜呼了。

  杀死了伏击自己的盗贼,耶罗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悦。毫不迟疑,噌的一声拔出长剑向前刺去。

  一只黑色利箭不知何时飞到了距离耶罗不到一米距离处。虽然还没真正射入耶罗的身体,箭上黑色斗气散发出的阴冷气息已经让耶罗感到极度的危险。

  暗夜斗气!

  距离上一次碰到暗夜射手已经很久了!不过这种曾夺走不少战友的可怕斗气耶罗怎也不会忘记。

  眼睛亮起两点红芒,耶罗血色斗气再次催动,双手骑士剑交叉着与黑色利箭碰到一起。轰然爆炸声里,一团直径半米的斗气球在耶罗面前的空间炸开。

  黑色的斗气夜幕之中并不为人所见,所以这团斗气炸出的全是耶罗的血色斗气,呈现出一个诡异血红色半圆。

  犹如一弯血月落到人间。

  第二只。

  第三只。

  更多黑色利箭接踵而至,支支不离耶罗要害,箭上暗夜斗气将周围变的一片冰寒。

  一声怒喝,耶罗全身燃起斗气光焰,手中骑士剑连连挥出,道道斗气怒放,瞬间张开一具罗网。

  血色罗网!

  “嘭嘭嘭嘭!”

  密集而又富含节奏感的斗气撞击犹如密鼓急锤,黑箭每一次都在网上炸起一团光焰,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落网的命运。

  七箭之后,箭尽。

  斗气爆炸的光芒来的快去的也快,短暂而耀眼光华转瞬便消失在黑夜之中。这时候再看耶罗所站之处,那里还有半个人影。

  …………

  数百米外,一栋高塔塔顶,一名身着黑衣的暗夜箭手筋疲力尽的垂下手中长弓,眼中满是惊骇。

  刚才一连七箭,已是他的极限,却连对方一根毫毛都没伤到。

  这还是乘对方注意力被盗贼所扰偷袭的结果!

  “阿拓死了。那家伙至少是个十四级的高级战士。”暗夜箭手心中惊惧,终于忍不住喊起来:“我没伤到他。我们已经暴露了。队长!赶快转移吧。”

  伦斯是一名资深佣兵,十三级的斗气加上二十多年佣兵生涯的摸爬滚打,让他做坐到佣兵队长的位置。听到黑衣箭手的叫喊,伦斯有些微怒的叫道:“慌什么。就算他真的有十四级,我们这么多人也绝对能杀掉他。”

  说归说,说完这句话后伦斯的眉头也皱起来。作为这次受雇佣兵团中的佼佼者,伦斯的佣兵团负责阻截附近一片区域的所有来敌。袭击耶罗的高级盗贼死亡虽然让他愤怒,对手展现出的实力也使他感到头痛。

  妈的!不是说城里的高级战士都会被调走吗。伦斯忍不住在心里骂起当初信誓旦旦向自己保证的组织者。

  只是事以至此,也轮不到他再去责怪别人安排不周。片刻后,伦斯冷静下来后做出安排,命令那附近的佣兵对耶罗消失区域进行搜索。

  佣兵们立刻破门夺户展开搜索,佣兵队长伦斯和佣兵团几名核心人员紧张的注视着。

  “巴比。你最好马上能够再射箭,一旦发现那家伙,我们这里可只有你能牵制住他。”伦斯看了一眼神情有些萎靡的暗夜箭手,不满喝到。“一个十四级战士就吓成这样,难道你是第一次上战场。”

  “我……”暗夜射手欲言又止,终于没说出来,只是用再次将张弓握紧。

  …………

  高塔下方墙壁之上,一个身影借着黑夜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攀爬着,仿佛一只敏捷的壁虎。

  耶罗的整个身子都紧贴在墙壁之上,手脚小心攀附在墙砖之间的缝隙中,一点点向上前进,终于来到距离高台不足三米的地方。

  将整个身体贴紧,侧耳细听。

  上面声音判断,高台上大约有六到七名佣兵。i三名脚步轻盈而有不失稳重,应是拥有十级以上斗气的高级战士,而其余的几人不过普通水准。耶罗露出一丝冷笑,缓缓从背后抽出骑士剑。

  …………

  下面负责搜索耶罗的佣兵已经将刚才的位置搜了好几遍,却迟迟没有发回消息。这让高台上的伦斯队长有些急燥,他不断向下发布着新的命令,指挥手下扩大搜索范围。

  难道那个家伙已经走了!

  要走你就走吧。到别的地方去,别再回来。伦斯队长心中揣揣暗想。

  就在台上大部分敌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下面搜索队伍时。背后石栏却突然被一团血焰照的透亮,正是耶罗从后面跃了上来。

  人还在空中,耶罗就催起斗气一剑划出,将一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佣兵齐肩斩为两段。

  “扑通!”

  没了生命的佣兵刚刚倒地,一只利箭便射了过来。

  又是那名暗夜箭手。几乎就在耶罗杀死第一个佣兵的同时,他便将第一支利箭射了出去。可惜仓促中射出的箭威胁并不大,耶罗手中长剑一挑便将飞来的箭失引到一旁,脚下一点,又往另一名佣兵身边欺去。

  这名佣兵不过是一般好手,斗气还不到十级。他只恍惚看到燃烧血红色斗气光焰的人影一窜,接着便觉身子一轻,被耶罗抓着胸口提了起来。

  塔上几名佣兵纷纷围上来,形成一个半圆包围圈。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袭击选材队。”耶罗一手提着那名佣兵,长剑指着斗气最强的佣兵队长伦斯问道。

  “别和他废话!上!”伦斯根本不打算回答,指挥手下一拥而上,打算来个以多打少。

  “不想要活命的机会吗?那好!”敌人冥顽不灵,耶罗也不再废话,哈哈一笑将手中佣兵向伦斯抛了过去。

  伦斯正浑身散发着斗气光芒,持剑举盾往耶罗逼近。却发现手下被耶罗当武器向自己丢过来,不由心中大恨,暗骂耶罗卑鄙狡猾。

  这名被当做武器的佣兵斗气还不到十级,却被拥有十四级斗气的耶罗猛砸。如果伦斯燃起斗气硬将其撞开,那这名佣兵不死也得重伤。若是伦斯躲闪,那就很可能露出破绽被耶罗乘隙而入。无奈之下,伦斯只好用盾牌顶住手下的身体,后退化解耶罗的斗气。

  伦斯这一退,耶罗也不乘机逼近攻击,转身向黑衣弓箭手冲杀过去。

  两者间一名佣兵大惊,暴喝一声,双手重剑横斩试图阻止耶罗。

  耶罗身形疾速摇摆,化作一团飘忽不定红焰,任由双手重剑横扫腰间。

  带着沉重风啸,重剑毫无阻碍自红焰中间斩过,似乎一击建功。

  重剑佣兵的喜悦没有持续太久,他马上发现那团血红烈焰仍如狂涛澎湃,方向一转向自己撞来。

  “啊!”重剑佣兵惊叫着,企图收剑自卫,却因刚才一击太过用力慢了半拍。

  血色剑气一闪即逝,重剑佣兵一声哀嚎,拦腰断为两截。

  耶罗终于和黑衣弓箭手面面相对。

  必须先解决这个高级弓箭手。若自己被其他佣兵缠住,这个高级弓箭手却在一旁伺机偷袭,可是危险之极的事情。耶罗杀机澎湃,直逼黑衣箭手。

  黑衣弓箭手二话不说,向后疾退。

  开玩笑!我才不和这个家伙近身肉搏呢!真动上手,恐怕只要一个照面,自己这条命就要交代出去。

  两人速度都是极快,眨眼间黑衣弓箭手便被逼到另一边的石栏旁。眼看黑衣弓箭就要进入耶罗攻击范围,而伦斯和其他几名佣兵却都在三四米外。

  生死关头,黑衣弓箭手也再顾不的其它。怪叫一声,竟然往石栏后跳了出去。却是宁愿从三四十米的高空冒险越落,也不同耶罗近身战斗。

  刚才耶罗展现出的近战能力,已经彻底寒了这名弓手的胆。明知自己只需接下耶罗几剑就可得到伙伴的协助,也不敢进行尝试。

  黑衣弓手想跑,耶罗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紧跟着黑衣弓手,耶罗也翻身跳下高台。末了脚还往石栏上猛的一蹬,借力迅速拉近与黑衣弓手的距离。

  这样耶罗都追下来,黑衣弓手心中大惊,无奈下只好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勉强向耶罗刺去。

  这种攻击对耶罗显然没有什么作用,面对刺来的匕首,耶罗看也不看,燃烧血色光焰的长剑一挥,黑衣弓手持匕的手便齐腕断去,紧接着另一只长剑再动,斗大的人头就从黑衣弓手身上飞了开去。

  这段话说起来长,其实不过是眨眼时间。从耶罗跃上高塔到黑衣箭手被杀,一共也不过去几句话的功夫。

  高台上的佣兵已经三死。一伤。

  高台上的佣兵疾步赶到石栏边,只看到耶罗用脚猛蹬黑衣弓手的尸体,旋身而上,踩着石壁又冲了回来。

  “嘭嘭嘭!”

  每脚踏下,就有一块石砖在血色斗气冲击下爆成石粉。耶罗象是一朵巨大的红色焰火,直冲而上。

  “妈的!这家伙是什么怪物。”一个佣兵终于被耶罗凶悍的战斗方式击溃了心理防线,大叫着转身往高台中间的楼梯口跑去。

  “啊!”没跑出几步,一支长剑便追上了他,突的刺进他的心脏。

  出剑的是佣兵队长伦斯,解决了临阵脱逃的家伙。伦斯大喊道:“不要慌,不过是个十四级的战士而已。护在我的两边,我们能对付的了他。要是谁敢后退我就马上宰了他。”

  伦斯一喊,剩下的三名佣兵也回过神来,知道生死关头犹豫不得,立刻打起精神左右护着自己的队长。

  稳定住了军心,伦斯立刻往石栏边赶去,希望能将耶罗拦截在石栏之外。

  伦斯疾步走到石台边上时,血色的斗气光焰也正好从石栏后升了起来。

  绝对不能让这个可怕的敌人在石台上站住脚。伦斯大喊一声,十三级的斗气彻底爆发,手持盾牌猛向耶罗撞去。

  裹着淡黄色斗气的盾牌选取的撞击时机非常老到,正好是耶罗人在空中,无法借力躲闪的时候。如果在这时候被撞飞出去,耶罗将会在无法借力的情况下,从三四十米的高处直接跌落。

  这样的高度,即使是十四级的高级斗气,恐怕也是非死即伤。

  还没上到石台就遇到这样的局面,耶罗也吃惊对手的阴狠。不过这时候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被盾牌直接砸中,那恐怕情况会更加恶劣。处于危机之中,耶罗眼中不见丝毫惊乱,双手骑士长剑同时发动。左手剑前劈斩到盾面上,发出一声斗气相碰的闷响。右手剑则往盾牌一旁的空挡划去。

  两股高级斗气撞击,双方都被迫往后弹开。

  耶罗顿时被反震力向外抛去。

  好!伦斯心中暗喜。

  外边最少有三十米高,这下看你怎么死。

  伦斯的喜悦只持续了不到半秒,紧接着他便感到手中盾牌突然出现一股拉力。

  本能的,伦斯将盾牌往身边一收。

  不对!电光火石间,伦斯瞄见自己盾角边缘不知何时多出来个剑柄,柄上护手正好挂在自己盾上。

  是那个家伙的剑。伦斯脑子里出现一幅对手倒持长剑,利用剑柄挂住自己盾牌借力的画面。

  伦斯立刻松手,想要弃盾。

  可惜为时已晚,那个红色身影已经来到伦斯的头顶,一剑向他劈来。

  “混蛋!”眼见到手的胜利溜走,伦斯不由怒气勃发,时间忘了对手比自己强,叫骂着硬碰硬挥剑迎上去。

  居然敢正面强攻,耶罗一声冷哼,终于使出杀着,手中长剑突然嗡嗡作响,剑身一下子变的模糊。

  如果说刚才耶罗长剑燃起的是一团血焰,那么这团血焰现在便开起了花。无数细小的红色光焰从剑身脱离出来,象烟花冲出火焰艳丽惊人。

  两剑相触。

  砰的一声脆响,伦斯的长剑片片碎裂,化作无数暗器反射而回。

  “我操!”伦斯一声喝骂,将那只想丢没丢成的盾牌顶在头顶,整个身子都缩进去。

  噗噗噗!

  饱含斗气的长剑碎片雨点般打在盾牌之上,溅起血色和黄色的斗气花朵。盾牌下伦斯咬紧牙关,拼命催发斗气护住盾牌。

  “啊”另一名赶来帮忙的佣兵被殃及池鱼,在一片红焰中被打成了筛子。

  耶罗这才以一个优美的姿势落下。

  “你妈的!我和你拼了。”眼见自己手下一个个被耶罗杀死,身为队长的伦斯也被激起血性。乘着耶罗落地的间隙,丢下盾牌,抽出双手长剑。

  “都到我这里来。只要能坚持一小会,我们的人就能赶来。到时候看到底是谁死。”伦斯挥动长剑大喊。

  仅余的两名佣兵立刻抢上,一左一右护住伦斯,准备抵抗到底。

  “你们以为能坚持到援兵来,别做梦了。”耶罗可不打算手下留情,冷笑一声,双剑再动攻上。

  剩下三名佣兵都是佣兵团中的佼佼者,除了队长伦斯有着十三级的斗气外,另外两人身上也发出淡淡的斗气光芒。见耶罗攻过来,三人立刻摆好位置,以队长伦斯为首迎上去。

  血色与黄色两种斗气不断在狭小的高台上碰撞着,发出紧密的爆破声。每次斗气相交,伦斯都会被血色斗气击退,而这时候旁边的两人就会上前接下耶罗的进攻。等伦斯回过气来,又扑上来继续同耶罗斗成一团。

  虽然三这人及不上耶罗的强横,但却胜在配合默契。对上耶罗的血红斗气,以队长伦斯作为主力,旁边两人饲机配合,拼死相搏下竟成功的同耶罗展开缠斗。

  激烈的战斗对体能的消耗非常巨大。双方差距随着战斗的进行渐渐体现出来。斗气最弱的一名佣兵逐渐露出疲态,有点跟不上战斗节奏。

  这样的机会耶罗那会错过。立刻便改变策略,大部分攻击都落在这名最弱的对手身上。在勉强抵挡了耶罗几次全力攻击后,最弱佣兵终于露出破绽,被耶罗一剑刺死。WwW.XiaoShuo530.com

  伦斯三人苦苦支撑的天平终于被打破了,而援兵却还没赶来。

  剩下的伦斯和另一名佣兵有些慌乱起来。三人联手尚且只能自保,现在少了一人岂不是更加危险。想到这里,伦斯终于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向通道口处退去。

  伦斯两人刚一松懈,耶罗便从对手的抵抗觉出变化。经验丰富的他立刻明白两人已心生怯意。心中一动,耶罗放松了对伦斯的攻击,全力进攻另一名佣兵。

  刚才一番激斗,伦斯因手下被杀激起的血性已经渐渐平复。冷静下来后却是越打越心惊。

  他认出了耶罗的斗气。那种让人望而却步的可怕斗气。那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无数次才有万分之一机会出现的变异斗气。想想那种斗气的可怕传说,伦斯的胆气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

  见耶罗一门心思攻击自己手下,寒了胆的伦斯再也顾不上什么义气,胡乱的喊了声撤,转身向通道跑去。

  另一名正与耶罗厮杀的佣兵登时心中大骂。

  面对耶罗狂风聚雨般的攻击,他根本就抽不开身。伦斯队长表面是招呼撤离,实际上却是把自己当作了弃子。

  正当这名佣兵愤怒却又无可奈何时,耳边突然传来耶罗的声音。

  “马上退开,我不杀你。”

  听到这句话,这名佣兵微微一愣,想起刚才队长抛弃自己的举动,马上极其配合的退到一边,不再阻止耶罗追击伦斯。

  这时候佣兵队长伦斯才刚逃出几米远,还没来得及钻入楼梯入口。

  斗气爆发,耶罗骤然加速,身形化作一道光焰,后发先至将伦斯堵在塔顶。

  “你这个叛徒!”见没了逃生机会,伦斯回头狠狠盯着那名手下,破口大骂起来。

  “我不是叛徒,你才是。你这个抛弃战友的胆小鬼。”那名佣兵不甘示弱的回击。

  “你……”伦斯还想再骂,却被一只斩过来的长剑打断,无奈下只好举剑再和耶罗战成一团。

  这次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伦斯本来就不是耶罗对手,加上他胆气已失,又被手下背叛弄得心慌意乱。挥出来的剑完全没了章法,只几剑就被耶罗找着空挡,斩断一只手臂。

  不过是一个恍惚,自己就被斩断一臂,咽喉上更是被耶罗的剑尖抵住。伦斯再也没了反抗的念头,颓然丢下武器放弃了抵抗。

  …………

  高台顶上的战斗刚刚停止,楼梯入口就隐隐传来人声。楼下的佣兵们终于在这时候赶了上来。听到这样的声音,佣兵队长心中暗自悔恨。

  早知如此还不如死拼到底,两人齐心说不定还能撑到手下来援。

  伦斯懊悔刚才的决定,另一名佣兵可不这样想。要是下面的佣兵上来见到这幅情景,自己恐怕只有死落一条。加上刚才的事情,如果队长不死,那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想到这里,这名佣兵眼睛一转,对耶罗说道:“我下去拦住他们。”

  听到手下这样一说,佣兵队长伦斯立刻就想大叫,谁知刚一张口,就被耶罗长剑抵进口中,只好眼睁睁看着这名手下进入楼道。

  “队长已经被敌人杀死了。敌人正向东边逃跑,大家快去追。”听到那名手下这样喊,伦斯终于绝望起来。

  楼梯口人声渐渐远去。

  “说出谁雇你们袭击帝国选材队,我让你死个痛快。”耶罗将剑缓缓从伦斯口中抽出,问道。

  “要杀就杀,想从我这里知道顾主的消息你是做梦。”伦斯自认必死,双目怒瞪耶罗,口气非常强硬。

  “是吗?”耶罗嘿嘿笑道:“你那名手下不会放心你活着,他马上就会回来确认你的死活。我如果问他,他绝对会把一切都告诉我。要是你现在就告诉我。我不但放了你还帮你杀了他。怎么样?”

  伦斯浑身一震,眼神不再坚定。

  “如果不是他,可能你已经回到团里了,手臂也不会断。而现在,即使我放了你,恐怕你也当不了团长了吧。那么最有可能接任团长的是谁。不会是刚才那个家伙吧。他害了你,还要把属于你的佣兵团夺走,难道你就不恨他,不想杀他吗?”见佣兵队长心神松动,耶罗立刻再加上一把火。

  伦斯眼中决然渐渐变成了仇恨。

  “我不相信你会放了我。”伦斯抬起头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我说了后杀了我。”

  “我没时间和你讨价还价,你不说,我就去找刚才那个家伙。”耶罗可不打算和这个家伙磨,长剑一伸压在他肩膀上。“你只能赌一把,赌一把还有机会,不然就只能看着那个家伙拿走原本属于你一切。”

  说来也巧,耶罗话音刚落,那名下去的佣兵又从通道口钻了出来。看到耶罗居然还在这里,一时间竟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说话,耶罗可就说话了。只见耶罗用剑指这这名佣兵说道:“你过来,告诉我是谁雇你们攻击帝国选材团。我就让你杀了他。”

  “我告诉你。我是团长,我知道的最清楚。”听到耶罗这样一说,伦斯仿佛被蛇咬了般大叫起来。

  “让我告诉你。我是团里的副团长,他知道我全部都知道。”那名佣兵马上就反应过来,也跟着叫起来。

  “不要吵。一个一个的讲,谁要是说的不对被挑出毛病。我就马上杀了他。”见两人内讧,耶罗心中暗喜,表面上却仍声色俱厉大声呵斥。

  接下来两人倒豆子般把事情都交代出来,速度之快差点让耶罗认为两人是在向上级汇报。

  随着两人渐渐说出事实真相,耶罗不由眉头大皱。

  原来这次袭击德曼帝国选材团的佣兵有八百多人,分别属于十多个佣兵团,全部来自黑暗帝国和马尔齐诸国。这些佣兵团受马尔齐诸国雇用潜入德曼帝国,在马尔齐少数军队的指挥调度之下进行了这次袭击。

  而最糟糕的还不止如此,按道理说城中突然出现如此多的外国佣兵,本该引起城防军的警觉。可是根据两名佣兵的交代,他们入城的四五日之中,从来就没有碰到过城卫的检查盘问。今晚的袭击中与他们作战的城中卫队人数也并不多,完全没有达到一个行省中心城市应有的防卫水平。

  “雇主说过,今晚会调开城卫,只要我们能在天亮前完成任务。还能帮我们安全撤离。”断臂处流了不少血,伦斯脸色有点苍白,语气却非常诚恳。

  难道有人同敌国勾结?耶罗大为震惊,连忙又问了几个相关问题。可惜这些佣兵也只知道不过是些外围信息,再不能给耶罗更多帮助。想到这里,耶罗也知道这两人对自己再没有半点用处了。也不理会两人,转身向火光燃起的地方走去,观察起战场。

  数百名佣兵,高举火把,将不大的兵营围的水泄不通。高喊着,将火箭射进兵营围墙,更多的,靠人墙和攀爬想要攻上城墙,却被兵营守卫死死抵挡,难以突破。

  见兵营未破,耶罗知道还未来迟,暗松口气不再犹豫,纵身赶往战场。

  耶罗一走,那名自称是副团长的佣兵马上抽出自己的剑,对着几分钟前的上司道:“你可别怪我,都是因为你先抛下我逃命才会这样的。”说完,一剑就向伦斯刺了过去。

  那知伦斯虽然断了一臂,可是本身具有的十三级斗气让他还保持了一定的战斗力。见手下一剑刺来,不甘束手就缚,也马上拿起剑反击。两个原本的战友就这样展开了生死搏斗。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上帝的小丑的神颂

  御兽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泡泡直播  360直播吧  亚冠直播  比分直播  足球直播吧  泡泡直播  法甲直播  欧冠直播  世界杯  世界杯  龙珠直播  笔趣阁  360直播吧  英超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直播  比分直播  法甲直播  英超直播  足球直播吧  龙珠直播  足球体育  亚冠直播  小说阅读  足球直播  欧洲杯直播  188直播吧  足球体育  欧冠直播